猪公子
分类:ag亚游国际

经过一番倾盆暴雨的洗礼,原本泥泞的山路上越发的凹凸不平,遍地都是小泥洼。
  怕弄脏了乡长的那身昂贵的西服、西裤,为洪涝灾害发愁的老村长,不得不背着肥头大耳、30来岁的乡长,去往几里地外停车的地方。哼哼哈嘿地在泥泞的山路上艰难地行走着。道路两旁都是欢送的村民,一个个穿得如同过年似的,拉着横幅,挥着国旗。行瞩目礼。
  终于,送走了这位大神。
  众人见乡长的车队,消失在崎岖的山路中,便准备四散开来各自回家。却瞧见乡长车队停车的地方,有一只白白嫩嫩且不到一个月的小猪,正在四周觅着食。
  “老王,你家猪仔吧,怎么出圈了?是不是你家堂客把它饿着了?”。
  “我家猪仔没那么白净,看这身子骨估计是李婶儿家上月刚生的猪仔。”
  “才不是我家的,我家猪膘厚着呢!”
  大伙议论着,但却无一人认领。
  去过城里的月来,见过世面,拉着汗水浸湿衬衣的老村长,故作深沉地说道:“村长,城里人喜欢养宠物,把它们当作自己的儿子看待。这不会是乡长大人故意留下来试探我们?倘若把它‘儿子’养的白白胖胖的,定能把模范村许给我们吧!”
  一旁的徐嫂喜好听嚼舌根,听后,忙拍大腿,扯着嗓门说道:“村长,这么好的事,可别忘了我,我来养这祖宗,我爸吃什么,他就吃什么。”
  老村长清了清嗓子,咳嗽了几声,道:“倘若真是乡长家的宝贝,咱可不能忽视,得拿他像祖宗一样供着。不然乡长怪罪下来,别说模范村,咱这次治泥石流的款项可就批不下来了。”
  众人焦急地商议着,不可小觑。后来决定让村里的几户大户轮流供养,一日五餐,每餐必定得有酒有肉。通过众人选举,由村委书记任监护人,一餐一饭不得有任何闪失。
  如此这般,不到一周,这“公子”体重竟然涨了两倍。
  这天轮到二虎供养,他拿着给他爸从北京买的皮草,如裹婴儿一般,将这“至宝”抱在怀里哄着入睡。却瞧见这“至宝”耳标的标记十分地眼熟,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傍晚,二虎如往常一样喂养猪圈里的猪,发现这圈里的猪,耳标如“猪公子”竟然一模一样。二虎立即叫来正在看新闻联播的父亲,定睛一瞧,这“猪公子”的耳标竟然是自己两周前亲自打上去的。且上面还书写大大的一个“寿”字。这是二虎他爸为了区分这一窝仅存的三头小猪而做的标记。分别为“福禄寿”。而“寿”则是早前卖给了邻村的老周了。
  二虎立马拨打了老周的电话。方才得知那天在归家运输的途中,那猪太活泼跳出车外了,寻了好久都不曾寻到。
  此时,一旁的监护人村委书记与二虎一家人,一脸尴尬,不知怎么处理这位“猪公子”了。

本文由ag亚游国际集团发布于ag亚游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猪公子

上一篇:无形的锁头,第十八章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