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法学之虎钤经,卷六十九
分类:关于文学

旗帜第六十九

○角

旗帜者,军中之标表也。以门旗为首,竿上置金铜珠,大纛深红八幅,树大将牙帐前,鼓坐其下,五方旗各按方面。将有事旗战阵,大将斋戒,洁心净服,俟天清星皎,中营立坛,率诸将校宣祝文,随方面祭之。大将之行,先以五色旗导引之。冲向方位:甲乙日青旗,丙丁日红旗,戊己日黄旗,庚辛日白旗,壬癸日黑旗。或前后林薮险隘,下斧钅瞿斫伐开道,举青旗。前有山峡高峰深溪,无避贼寇处,复风火相逼,即抽兵要逐风烧草以避贼,举红旗。前遇敌列阵,即排列辎重,引兵结阵,择高胜地守隘以拒贼,举白旗。前值山川地濡卑湿,溪涧不平,举皂旗。前平原大泽,无他患害,举黄旗。五色牙帐旗,随天地四时云色举之。见青云举青旗,他皆同此。厌土以青旗,厌火以皂旗,厌金以红旗,厌水以黄旗,厌木以白旗。厌旌旗之上,文以熊虎者,象其猛也;文以力鸡者,象其斗也;文以日月星辰者,法天文也;文以鬼神云气者,如其变也。坐罪人于白旗之下,杀之于黑纛之下也。初得敌人,刳其心以祭旗,涂其血以衅鼓。为我之号者,随我所主焉。故《春秋传》曰:昼施旌旗以威其目,夜施火鼓以威其心。是故旗帜之用,大军之本也。

徐广《车服仪制》曰:角,前世书记所不载。或云本出羌胡,吹以惊中国之马,或云本出吴越。

大将旗鼓第七十

《晋书·安帝记》曰:桓玄制龙头角。或曰所谓亢龙角者也。

纛六口,枪二根,以豹尾为,居门旗后。前五方旗,随所六纛在,营亦在纛后。严敬鼓一十二面,居大将前。左右列六纛,下用一十二具旗鼓,前列代金旗队二百五十口,尚色图禽,与诸队同。每一旗五幡,认旗二百五十口,尚色图禽,与诸队不同。各因为认,出居队后,恐卒伍交错。

《晋中兴书》曰:大司马桓温屯中堂,夜吹警角。御史中丞司马恬奏劾大不敬,请治罪。明日,温见奏事,叹曰:"此儿乃敢弹我,真可畏也。"

阵将旗鼓第七十一

又庾翼《与燕王书》曰:今致画长鸣角一,双幡毦副。

门旗不得用红色,嫌乱。大将鼓一百二十五面,恐疑惊敌人用之。甲五分,七千五百领。战袍四分,五千领。枪十分,一万二千五百根,缚筏。牛肋脾二分,二千五百面;马军以围伐牌一伐,分支。弩二分,兵一分,二千五百张。弩七千五百条,弦二十五万只。箭弓十分,矢二十六万只,一万三千五百粮,弓二万七千五百条,弦三十七万五千。射甲、箭、弓、袋、胡禄并张弓袋,并十分,一万三千五百副。佩刀八分,一万口。陌刀二分,三千五百口。二分,三千五百条。马军及陌刀,并付以锤钺斧四支。

《宋书》曰:张兴世父仲子,由兴世致位给事中,兴世欲将往襄阳,爱恋乡里不肯去。尝谓兴世曰:"我虽田舍老公,乐闻鼓角,汝可送一部,行田时吹之。"兴世素恭谨畏法,譬之曰:"此是太子鼓角,非田舍公所吹。"

金鼓第七十二

《三国典略》曰:初,魏世山崩,得三石角藏於武库。至是齐主入库,赐从臣兵器,持此角赐平秦王归彦曰:"尔事常山,不得反,事长广得反,反时将此角吓汉也。"

《周礼》六鼓,乐人掌教六鼓,以节乐和军旅。一曰铜鼓,二曰铙鼓。凡在军中,金之制有四。《司马法》曰:卒长执铙,两司马长执铎,进军鸣铎,退军鸣铙。大战之时,击鼓以进,击金以退。三曰◆,《周礼》曰:以金◆和鼓。四曰镯,以节鼓。郑玄曰:镯,钲也,军行鸣之,以节鼓也。五曰铎,《周礼》曰:以金铎通鼓。铎,铃也。刁斗,按《黄帝大传》曰:与◆尤战,击之以警夜也。六曰钲,《乐志》曰:钲形如半钟,旁有小柄,乐师持之以和乐节制。钲者,进退用之,有征之义也。

史苓《武昌记》曰:武昌有龙山,欲阴雨,上有声如吹角。

蠡角第七十三

《辛氏三秦记》曰:河西有沙角山,山头颓沙则鼓角鸣。

黄帝战蚩尤,吹角,长六尺,声甚呜。后有涿鹿之败,帝问曰:所吹何物?蚩尤曰:角也,吹之则风雾俱集。后以六尺曰角,五尺曰蠡。近世列阵,金鼓之外,馀无他声号。或阵形长为山谷所掩映,虑不能照,宜于阵两稍为蠡角。值敌攻稍,则吹之为号,中军吹而应焉。

《异苑》曰:晋孝武太元末,帝每闻手巾箱中有鼓吹鞞角声。於是,请僧斋会。夜见一臂长三尺许,手长数尺,来摹经案。帝是岁崩,天下大乱。

鼓角第七十四

《幽明录》曰:晋司空郗方回葬妇於离山,使会稽郡吏史泽治墓,多平夷古坟。后坏一冢,构制甚伟,器物殊盛。冢发闻鼓角声,角声自是多如此。

鼓角者,大将之威德。十万兵已上,大角二十四具,大鼓六十四面;五万兵已上,大角一十六具,大鼓四十二面;三万兵已上,大角八具,大鼓二十四面;一万兵已上,大角六具,大鼓一十四面。或深入敌境,欲敌人畏,谓我师旅大盛,但多著之,不用此法也。动鼓角之时,日没前二刻先吹小角,次吹大角,一会十六声,三会计四十八声,为一曲毕。暮击鼓,三会间,第一会五十六声六迭一间。三间毕,吹大角一十六声,引第二会鼓五十六声六迭一间。三间毕,发钲一百五十声毕,军门掣锁,诸将各按部静,吏士无敢喧哗,传刁斗,报更漏,谨巡警。晚起角在四更二点,吹小角毕,四更三点过吹大角,引第一会鼓四十五声六迭一间,三间毕吹。四更四点过吹大角,引第二会鼓四十五声六迭一间,三间毕吹。四更五点过吹大角,引第三会鼓四十五声六迭一间,三间毕叫。五更一点过吹泊,五更四点转鼓,至天晓一十八转叫,五更五点过击钲一百五十声。绝声,击鼓三百。声绝,军门锁开,大将军严装坐牙帐之上,引诸将以次朝。

陶侃表云:奉献金口角。

漏法第七十五

《石勒别传》曰:石勒永康中流宕山东,寄旅平原师劝家亻庸耕,耳恒闻鼓角鞞铎之音,勒私异之。

木柜一枚,八角,高二尺四寸,阔二尺三寸。杂色,装画金铜环纫及盖水匮三片,共阔二尺四寸,厚一寸五分,布黑漆。贮水生铜钅瞿一口,阔一尺九寸,深一尺五寸,重七十斤。金铜引水龙一条,长二尺六寸。前脚踏虚云朵一枝,重二十斤。龙腹中熟铜饮水渴乌一条,内空长四尺八寸,围一寸五分。力士柱二枚,各长六尺,围一尺二寸五分。并脚下卷荷坐水离狮子四个装褫尽,力士柱头镀金宝珠二枚。及铁涉一松,阔二寸五分,长三尺六寸。金铜钉铰水秤一梁,身长五尺六寸,径一寸五分。金铜环连锁,长一尺四寸。金铜象锤一枚,连锁九寸,共重七斤半。准杆一条,长六尺,竿身八楞,围八寸五分。向本上雕一只脚踏莲花坐,向下卷云座。金铜环纫,及曲尺金铜工正一枚,长一尺五寸。熟铜镀金壶一枚,面阔一尺一寸,深七尺。金铜连锁三条,各长二尺二寸。及连金铜小盖一枚,阔三寸五分,共重一十四斤四两。铜觜一枚,重十八铢。大鼓一面,阔一尺一寸,深七寸。蟠龙绕腔彩画钲一面,厚四分。铜水斗一枚,平准竿一条。皆以约漏刻数之。

《世说》曰:乐令有数客,阔不复来。乐问所以。答曰:"前在坐蒙赐酒,方欲饮,见杯中有蛇,意甚恶之,既饮而疾。"于时河南厅事上壁有角,角边漆画作蛇,乐而疑是角影入杯中。复令置杯酒於前处,谓曰:"君更看酒中复有所见不?"答曰:"所见如初。"乐乃告其所以,客豁然意解,沉疴顿消。

传箭第七十六

《语林》曰:陆士衡为河北督,已被间构,内怀忧懑。闻众军惊角鼓吹,谓其司马孙极曰:"我今闻此不如华亭鹤鸣。"

每时有八刻十二分,一刻六十分,一日二十时,合一百刻。冬至前三日改第一箭,昼四十刻,夜六十刻,每更一十二刻,每点二刻二十四分。后三日改第二箭,昼四十一刻,夜五十九刻,每更一十一刻四十八分,每点二刻二十二分。小寒初日改第三箭,昼四十二刻,夜五十八刻,每更一十一刻三十六分,每点二刻一十八分。后九日改第四箭,昼四十三刻,夜五十七刻,每更一十一刻二十四分,每点二刻一十六分。大寒后三日改第五箭,昼四十四刻,夜五十六刻,每更一十一刻一十二分,每点二刻一十四分。立春前三日改第六箭,昼四十五刻,夜五十五刻,每更一十一刻,每点二刻一十二分。后六十日改第七箭,昼四十六刻,夜五十四刻,每更一十刻四十八分,每点二刻九发。雨水初日改第八箭,昼四十七刻,夜五十三刻,每更一十刻三十六分,每点二刻七分。后第九日改第九箭,昼四十八刻,夜五十二刻,每更一十刻二十四分,每点二刻四分。惊蛰后三日改第十箭,昼四十九刻,夜五十一刻,每更一十刻十分,每点二刻二分。春分前三日改第十一箭,昼五十刻,夜五十刻,每更一十刻,每点二刻。后六日改第十二箭,昼五十一刻,夜四十九刻,每更九刻四十八分,每点一刻五十七分。清明初日改第十三箭,昼五十二刻,夜四十八刻,每更九刻三十六分,每点一刻五十五分。后九日改第十四箭,昼五十三刻,夜四十七刻,每更九刻二十四分,每点一刻五十二分。谷雨后三日改第十五箭,昼五十四刻,夜四十六刻,每更九刻一十二分,每点一刻五十分。立夏前三日改第十六箭,昼五十五刻,夜四十五刻,每更九刻,每点一刻四十八分。后六日改第十七箭,昼五十六刻,夜四十四刻,每更八刻四十八分,每点一刻四十五分。小满初日改第十八箭,昼五十七刻,夜四十三刻,每更八刻三十六分,每点一刻四十二分。后九日改第十九箭,昼五十八刻,夜四十二刻,每更八刻二十四分,每点一刻四十分。芒种后三日改第二十箭,昼五十九刻,夜四十一刻,每更八刻一十二分,每点一刻三十分。夏至前三日改第一箭,昼六十刻,夜四十刻,每更八刻,每点一刻三十六分。后六日改第二箭,昼五十九刻,夜四十一刻,每更八刻一十二分,每点一刻三十八分。小暑初日改第三箭,昼五十八刻,夜四十二刻,每更八刻二十四分,每点一刻四十分。后九日改第四箭,昼五十七刻,夜四十三刻,每更八刻三十六分,每点一刻四十三分。大暑后三日改第五箭,昼五十六刻,夜四十四刻,每更八刻四十八分,每点一刻四十五分。立秋前三日改第六箭,昼五十五刻,夜四十五刻,每更九刻,每点一刻四十八分。后六日改第七箭,昼五十四刻,夜四十六刻,每更九刻一十二分,每点一刻五十分。处暑初日改第八箭,昼五十三刻,夜四十七刻,每更九刻二十四分,每点一刻五十二分。后三日改第九箭,昼五十二刻,夜四十八刻,每更九刻三十六分,每点一刻五十五分。白露后三日改第十箭,昼五十一刻,夜四十九刻,每更九刻四十八分,每点一刻五十七分。秋分前三日改第十一箭,昼五十刻,夜五十刻,每更十刻,每点二刻。后六日改第十二箭,昼四十九刻,夜五十一刻,每更十刻十二分,每点二刻二分。寒露初日改第十三箭,昼四十八刻,夜五十二刻,每更一十刻二十四分,每点二刻四分。后九日改第十四箭,昼四十七刻,夜五十三刻,每更一十刻三十六分,每点二刻七分。霜降后三日改第十五箭,昼四十六刻,夜五十四刻,每更一十刻四十八分,每点二刻九分。立冬前三日改第十六箭,昼四十五刻,夜五十五刻,每更一十一刻,每点二刻一十二分。后六日改第十七箭,昼四十四刻,夜五十六刻,每更一十一刻一十二分,每点二刻一十四分。小雪初日改第十八箭,昼四十三刻,夜五十七刻,每更一十一刻二十四分,每点二刻一十六分。后九日改第十九箭,昼四十二刻,夜五十八刻,每更一十一刻五十六分,每点二刻一十八分。大雪三日改第二十箭,昼四十一刻,夜五十九刻,每更一十一刻四十八分,每点二刻二十一分。

谷俭《角赋》曰:夫角以类推之,盖黄帝会群臣於太山,作清角之音,似两凤之双鸣,若二龙之齐吟,如丹蛇之翘首,似雄蛇之带天。

测影第七十七

《卫公兵法》曰:夫军城及野营行军在外,日出日没时,挝鼓一千搥:三百三十三椎为一通。鼓音止,角音动,吹十二声为一叠;角音止,鼓音动。如此三角三鼓,而昏明毕。

先定南北使正,树八尺表竿为勾,卧一丈四尺为股。中节气,日中视影之尺寸,若与历合则吉,不合则凶。冬至十一月中气,律中黄钟,管长九寸径三分,影长一丈三尺。小寒十二月节,影长一丈二尺四寸三分。大寒十二月中气,律中大吕,管长八寸三分,影长一丈一尺二寸。立春正月节,影长九尺八寸。雨水正月中气,律中大蔟,管长八寸,影长八尺一寸七分。惊蛰二月节,影长六尺六寸七分。春分二月中气,律中夹钟,管长七寸四分,影长五尺三寸七分。清明三月节,影长四尺二寸五分。谷雨三月中气,律中姑洗,管长七寸一分,影长三尺二寸六分。立夏四月节,影长二尺五寸三分。小满四月中气,律中仲吕,管长六寸五分,影长一尺九寸九分。芒种五月节,影长一尺六寸九分。夏至五月中气,律中蕤宾,管长六寸二分,影长一尺五寸。小暑六月节,影长一尺六寸九分。大暑六月中气,律中林钟,管长五寸九分,影长一尺九寸一分。立秋七月节,影长二尺五寸三分。处暑七月中气,律中夷则,管长五寸六分,影长五尺三寸七分。白露八月节,影长五尺七寸。秋分八月中气,律中南吕,管长五寸三分,影长六尺二寸三分。寒露九月节,影长六尺六寸七分。霜降九月中气,律中无射,管长四寸九分,影长八尺一寸七分。立冬十月节,影长八尺九寸。小雪十月中气,律中应钟,管长四寸七分,影长一丈二尺二寸。大雪十一月节,影长一丈二尺四寸三分。夫周天三百六十度四分度之一,为十二次,华夷共同,以至十二国王侯之所度。日一日行一度,月一日行十三度,月节迟疾,平行九道,故二十八日行三百六十度,余日逐日度入朔。一岁十二月行十三周天,与日同。夏至日在井,去极近。冬至日在斗,去极远。日阳用事,则进北而影短。月阴用事,则退南而影长。测法极远近以影,而知以定南北也。

又曰:诸大将置鼓四十面,子总管给鼓十面,营别给鼓一面,行即负随纛下,拟昼夜及在道有警,急击之传响。令诸军严警,兼用防备贼侵逼。如军行引之时,先军卒逢贼寇,先军即急击鼓救。中腰逢贼,即须击鼓,前军闻声便往后;后军闻声,须急向前赴救。后头逢贼即击鼓,前头中腰闻声,即须住,并量抽兵相救。如发引稍长,鼓声不彻,中腰支料更须置鼓传响,使传后得闻。其诸营自须著鼓一面,用防夜中;有贼犯营即急击,令诸军有警备。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又曰:诸行军立营数则万计,或逢泥溺,或阻山河,同听角声,俱共齐发。路狭难进,徒饿马驴,应发营。第一角声绝,右虞候促马驴;第二角声绝,即被驾,右一军促马驴;第三角声绝,右虞候即发引,右一军被驾,右二军促马驴;第四角声绝,右一军即发引,右二军被驾。以后诸军,每听角声,装束被驾准此。每营各出一战队,今取虞候进止,防有贼至,便用腾击。后如其路便细小,即须更有角声,仍令虞候及当营官人虞候子排比催督急过,不得停拥。过讫,以后军准前排比催迫急过。

○金鼓

《释名》曰:校,号也。将帅号令之所在也。节为号令、赏罚之节也。铎,度也。号令之限度也。金鼓,金,禁也。为进退之禁也。

《诗》曰:方叔率止,钲人伐鼓,陈师鞫旅。

又曰:显允方叔,伐鼓渊渊,振旅阗阗。

又曰:击鼓其镗,踊跃用兵。

《周礼》曰:鼓人掌教六鼓:以雷鼓鼓神祀,以灵鼓鼓社祭,(灵鼓,六面鼓也。社祭,祭地祇也。)以路鼓鼓鬼享,(路鼓,四面鼓也。享宗庙也。)以贲鼓鼓军事,(大鼓谓之贲鼓,长八尺。)以鼛鼓鼓役事,(鼛,大鼓也。长丈二尺也。)以晋鼓鼓金奏。(晋鼓,长六尺六寸。谓乐正击编钟也。)

《左传》曰:凡师有金鼓曰伐,无曰侵。

又曰:吴子使其弟蹶由犒师,楚人执之,将以衅鼓。王使问曰:"汝卜来吉乎?"对曰:"吉。寡君闻君将治兵於敝邑,卜之以守龟,曰余亟使人犒师,请行以观,王怒之疾,徐而为之备,尚克知之。龟兆告吉,曰'克可知也'。君若欢好逆使臣,滋敝邑休怠而忘,其死亡无日矣。今君奋焉震电,凭怒虐执使臣,将以衅鼓,则吴知所备矣。"乃释之。

又曰:密须之鼓与其大辂,文王所以大蒐也。

又曰:简子曰:"吾伏弢呕血,鼓音不衰,今日我上也。

又曰:吴伐齐,将战,公孙夏命其徒歌虞殡,陈子行命其徒具含玉。陈书曰:"此行也,吾闻鼓而已,不闻金矣。"(鼓以进军,金以退军。不闻金,言将死以也。)

《国语》曰:越甲至齐,雍门子狄请死之。齐王曰:"鼓铎之声未闻,矢石未交,长兵未接,子何务死焉?"

《后汉书》曰:光武徇河内,韩歆议欲城守,岑彭止不听。既而光武至怀,歆迫急迎降,光武知其谋,大怒,收歆置鼓下,将斩之。(中将军最尊,自执旗鼓。若置营,则立旗以为军门,并设鼓。戮人必於其下。)召见彭,彭因进说,俱获免。

《东观汉记》曰:段颎起於徒中,为并州刺史,有功征还京师。颎乘轻车,介士鼓吹,曲盖朱旗,骑马拂天蔽日,铮铎金鼓,雷振动地,连骑继迹,弥数十里。

《齐地记》曰:城东有上祠山,上有石鼓。旧说云:"将有寇难则鼓自鸣,所以豫警备也。"

《吴兴记》曰:长城县有夏架山,石鼓盘石为足。长老云:"鸣声如金鼓,鸣则三吴有兵。"

《东方朔传》曰:朔初上书曰:"臣朔少失父母,长养兄嫂。年十三而学,三冬文史足用;十五学击剑;十六学诗书,诵二十万言;十九学孙吴兵法战阵之事、钲鼓之教。"

《周髀》曰:十人之长执铜,百人之师执铎,千人之师执鼙,万人之将执大鼓。

《吴氏春秋》曰:金鼓所以一耳也,法令所以一心也。

又曰:周宅酆鄗近戎人,与诸侯约为高堡,置鼓其上,远近相闻,戎寇至传鼓相告,诸侯之兵皆至救天子,褒姒大悦,笑之。王欲褒姒之笑也,因数击鼓,诸侯兵数至而无寇。后戎寇真至,幽王击鼓,诸侯兵不至,幽王之身乃死骊山之下,为天下笑。

韩侯曰:吴使沮卫献虫蠹於荆师,荆师将杀之以衅鼓。卫曰:"死者无知,则衅无益;若有知,战之时臣使鼓不鸣。"因不杀之。

孙子曰:是故军攻曰:"言不相闻,故为鼓铎;视不相见,故为旌旗。"(故夜战多钟鼓,昼战多旌旗。)夫金鼓旌旗所以一人之耳目也。人既专一则勇者不得独进,怯者不得独退,此用众之法也。

《抱朴子》曰:军始发,大风甚,雨起於后,旌旗前指,金鼓清鸣,大胜。

《黄帝出军决》曰:牙旗者,将军之精;金鼓者,将军之气,一军之形候也。

《唐子》曰:将勿离鼓旗。鼓旗,将之耳目也。

徐幹《齐都赋》曰:王乃乘华玉之路,驾玄驳之骏。翠握浮游,金光皓盰;戎车云布,武骑星散;钲鼓雷动,旌旗虹乱。

陆云《南征赋》曰:戎士肃而启行,三军分而杂沓。长角哀吟以命旅,金鼓訇隐而砰磕。

孙惠《祭金鼓文》曰:赫矣皇威,用伐不庭。金鼓磨旗,以昭其声。

○鞞

《释名》曰:鞞,裨也,裨助鼓节也。

《吕氏春秋》曰:倕作鼓鼓。

郑缉之《东阳记》曰:晋隆安中,孙恩遣偏师谢咸攻东阳。东阳岑山下民闻岭上有鼓鞞声,若数万人。咸破溃,而山上鼓鞞亦绝。

○鞀

《鬻子》曰:禹之治天下也,悬五声以听之,曰:"语寡人以狱讼者挥鞀。"

《吕氏春秋》曰:倕作鞀。

又曰:武王有诫慎之鞀。

○铙

《说文》曰:铙,小钲也。

《周礼》曰:六鼓四金,以金錞和鼓,以金镯节鼓,以金铎通鼓。(镯,音氵蜀,钲也。军行鸣之,以为鼓节。)

○铃

《说文》曰:铃,丁也。从金,令声。

《左传》曰:扬銮和铃,昭其声也。

《魏志》曰:安平太守宅老,铃下作怪为鸟鹊斗。盖公府阁有绳铃以传呼,铃下有吏者也。

《风俗通》曰:铃柄施县鱼,鱼者,欲君臣沈静如鱼之入水,不可复得闻见耳。

《集异记》曰:广陵士甲市得一宅,但闻中有摇铃声,夜辄止。后遂见其真形,乃是其故人,问曰:"何以常摇铃?"答曰:"我典使君药物,故夜持时耳。"问曰:"昼日何以不持时?"曰:"白日是死道之夜。"因别而去。

○铎

《三礼图》曰:铎,今之铃,其铸铜为之。木舌为木铎,金舌为金铎也。

《说文》曰:铎,大铃也。

《释名》曰:铎,度也。号令之限度也。

王隐《晋书》曰:荀勖逢赵郡商贾於路,悬铎於牛,识其声焉,及后为乐。勖曰:"赵之牛铎则善谐矣。"於是,下郡悉送,果有谐者。世伏其才明。

《晋书·载记》曰:石勒少时,尝耕,每闻鞞铎之音,归以告其母。母曰:"作劳耳鸣,非不祥也。"

《鬻子》曰:禹之治天下也,以五声听令铭於簨{虚}曰:"教寡人以事者振铎。"

《文子》曰:老子云:"鸣铎以声自毁,膏烛以明自消。

○刁斗

《纂文》曰:刁斗,持时铃也。

《汉书》曰:李广行师,不击刁斗以自卫。(孟康曰:以铜为鐎器,受一斗,昼炊饮食,夜击持行夜。铭曰:刁斗在荥阳军。鐎音谯,形如销。销,火玄切,即铫也。音俗呼铜铫。二音桃。)

《汉名臣奏》曰:汉兴以来,深存古义,宫殿省闼至五六重,周卫刁斗。

○柝

《说文》曰:〈木橐〉,行夜所击木也。

《易·系辞》曰:重门击柝,以待暴客,盖取诸豫。

《周礼》曰:野庐氏宾客宿息则聚柝。

《汉书旧仪》曰:宫中卫宫城门击刁斗,传五夜,衡卫士周庐击木柝。

张衡《东京赋》曰:故亟谷击柝於东西。(柝,守夜所击木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ag亚游国际集团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法学之虎钤经,卷六十九

上一篇:古典管教育学之武经总要,古典医学之虎钤经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