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七绝
分类:关于文学

宁勿缺的神色凝重起来,犹如怕冷似的拢着双手放在嘴边哈着气,哈了好一阵子,才出了一步。 一步一出,双方兵力更是犬牙交错! 似乎已有不绝于耳的战鼓声擂起,报信的兵在策马飞驰,将一个又一个的命令从主帅口中传出,战马在不安地刨着蹄。 在他们两人对弈的当儿,那十几个人仍是围在圈子外叫骂不止,但对于这时的一老一少来说,已没有什么影响了。 真正的短兵相接开始了. “无双书生”的红子如同潮水般一浪紧似一浪地向对方涌到,宁勿缺不紧不慢地支撑着,似乎并不着急,他的老帅在九宫中团团直转,几次死里逃生。 突然,“无双书生”的红子开始退了,退得极为有条理。 宁勿缺的眉头一跳,抬头看了看“无双书生”,很干涩地笑了一下,开始了长久的思索,长久到连天都一寸一寸暗了下来! “无双书生”打着了火,点燃一支模样古怪的烛火。 几乎便在他点着烛火的同时,宁勿缺终于出手了,他竟把自己最有杀伤力的兵送入必死之地! 兵死了!“无双书生”毫不犹豫地吃了它。 红子再一次直卷过来! 然后又一次退却!如此重复了三遍。 宁勿缺的鼻尖上已冒出了细细的汗珠.他的黑棋在“无双书生”的屡进屡退中,已被扯动,阵脚有些虚浮了。 这时。圈子外边已有人大叫:“公子!公子!”是宁勿缺父亲的小书童。因为宁勿缺父子俩都嗜书如命,所以这个小书童平日必须伺候两人。 宁勿缺对小书童的叫唤声毫无反应,书童急得就要上前冲向凉亭,却被人一把拉住了,再向他解释了一遍,小书童就更慌了神。 宁勿缺舔了舔嘴唇,觉得口有些干。 “无双书生”见自己的棋子占了上风,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便静静地坐着,右手手指勾了起来,轻轻地叩击着自己的大腿。一下,二下…… 围观的人见凉亭中一老一少似乎已经入定,根本不理会他们的大叫大嚷,因此有一部分人泄了气,抽身回家了。 只有李勇、何仲的几个死党还守在那儿,伺候宁勿缺的小书童生怕小主人在这“妖人” 手中有什么闪失,所以也留了下来,不知他从什么地方搬来了一块石头,便坐在那儿,慢慢地等待。 宁勿缺的目光不知什么时候已离开了棋盘,轻移到那支跳跃不定的烛火上,但他的目光却显得很是空洞,显然是在默默想着棋局。 倏地,他轻轻地“啊”了一声,声音很短促,却可以听得出其中充满了喜悦! 然后,便突地把自己惟一的一个象飞开一角,孤零零地呆在那个角落里。 “无双书生”一愣,看着棋局,又看了看宁勿缺。 之后,两个人的动作都变得极快,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厮杀空前激烈! 倏地,宁勿缺清脆地喊了一声:“将!” “啪”的一声脆响,宁勿缺的一个“兵”落定了! 此时,宁勿缺只有三个“兵”了,在他的后方,是一“帅”一“士”,那只“象”已在角落中死去。 但从宁勿缺的声音中听来,他却是显得颇为兴奋,声音有些颤。 “无双书生”心猛地一沉,他发现自己的九宫附近已被这三个“兵”包围得水泄不通了! 他的目光投向对方的阵营,那边,他的兵力颇为强大,有一车、一马、一兵,在自己这边还有一只“炮”,远远觊觎着对方的后院。 可惜他所有的兵力都已处于一种莫名奇妙的环境中,大有鞭长莫及之意! 没有一个兵力来得及回朝救帅,也没有一个兵能立即把对方的九宫构成致命的威胁! 怎么会这样呢? 无奈,他的车一溃千里,乖乖地摆于对方“兵”前的枪尖所及之处.又是“啪’’地一声脆响,移动的却是宁勿缺的老帅。 “无双书生”刚要挑开与“车”对峙的小“兵”,却又停止了,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陷于绝地。 对方三个“兵”骄傲地看着自己九宫中的老帅,老帅在对方的枪尖下战战兢兢! 回头已无力!就是因为这三个只能前进不能回头,一步一个脚印的“兵!” 呵!竟然穿越了层层艰难险阻,最后兵临城下! “无双书生”突然觉得有一种什么东西涌上心头,他仿佛看见了曾经咤叱风云的将帅们在目瞪口呆,倒是尸横遍野的那些黑脸士兵,从地下爬了起来,嘶哑着声音,慢慢地移动…… 他缓缓地抬起了头,惊讶地发现宁勿缺已是一脸泪痕。 宁勿缺轻轻地道:“好苦的棋……” 说的话,竟然与好好和尚一模一样。 “无双书生”的心中不由一动,惊诧于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与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和尚能有惊人一致的想法! “无双书生”有些感慨地道:“你又赢了!” 宁勿缺缓缓地道:“是这些不起眼的士兵赢了,国破山河在,只要山河在,只要有一个士兵还活着,就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他的神情中,有一种超越他年龄的悲怆慨然之气! “无双书生”惊讶地发现自己在输了这一局后,竟然并没有如想象中那样觉得匪夷所思。 如果让江湖中人说“无双书生”戚无双竟然输给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有谁会相信呢? 可事实却已经发生了.当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时,别人会大惊失色,而“无双书生”自己,却已不会太过吃惊了。 从他见宁勿缺下第一步棋开始,他便已经发现宁勿缺是一个近乎天才般的棋手,甚至于他的举棋、落棋都有一种大家风范,这种风范,从一个少年身上表现出来,实在是不可思议! 宁勿缺终于从这局棋中“走”出来了,他拭去脸上的泪水,道:“前辈好棋力,居然走出了棋谱中没有预料到的杀着!” “无双书生”笑道:“连棋谱中没有预料的杀着你也应付得了,岂不是说明你的棋术更是不凡了?” 宁勿缺笑了笑。 “无双书生”道:“不知小兄弟师承何人?” 宁勿缺道:“我没有从过师,甚至于没有正儿八经地下过棋。” “无双书生”没有说话,尽管宁勿缺的话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无双书生”却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知道真正超一流的棋手,绝对不会拘泥于某一种思路的。在棋派中,有正棋、野棋。正棋遁规蹈矩,下得四平八稳;而野棋却是不拘一格,“信手拈来,皆成文章。” 下正棋的人中,其高手,比下野棋的人多得多,但是,绝顶高手,却多是在下野棋的人之中。 宁勿缺又道:“这一局棋,是古代一位亡国之君留下来的.一国之君,本是九五之尊,一呼百应,突然之间成了阶下囚,在这种转变的过程了,自然会有无数寻常人生变。也许,在这个时候,他明白了自己亡国之原因所在!” 顿了一顿,接着道:“这一局名为‘国破山河在’,也是由此而来.真正的名局之中,都是有棋魂的,而这一局棋的棋魂便附在了棋局中的‘兵’身上。也许,这位亡国之君明白了真正伟大的并不是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君王,而是那些平凡普通的士兵。当大厦将倾时,他们就默默地以自己的身躯支撑起来……” 烛火在风中摇曳着,现在终于灭了,凉亭一下子陷于一片黑暗中。 两人都沉默着. “无双书生”终于开口道:“小兄弟,胜负已分,你可以向我索要你需要的东西了。” 宁勿缺道:“我想让前辈把你的武功传授于我。” “无双书生’不假思索地道:“没问题。不过既然如此,为何你不索性拜我为师?虽然我两次负于你,但在武学方面,想必还是可以做你师父的。” 宁勿缺道:“前辈的武功高深莫测,而我手无缚鸡之力,当然无法与前辈相比,但拜师学艺并不是看谁的造诣高便可以拜谁为师的。何况,也许我根本就不是一块练武的料子,如拜了师之后却一无所成,反倒会辱没了前辈的名声。” 顿了一顿,又道:“再说,我爷爷也不希望我成一个习武之人,他没有逼我学着料理生意,已是十分开恩了。” “无双书生”见宁勿缺执意不肯拜师,不由心中有气,暗道:“许多人求都求不来这样的机会呢,我看你天资不凡,才想成全你,而你倒好,还在这儿推三阻四的!” 当下便道:“既然你心意己决,我也不会勉强你。你不拜我为师,我便不能亲自指点你了,现在我把集数十年精力所创的武功心法交给你,你可以按上面所言自己修炼.不过,我先要提醒你一件事,我的武功心法在江湖中还是有些价值的,所以你必须要严守这个秘密。 否则,必定有江湖人物觊觎这本武功心法,那时候,也许它会为你带来杀身之祸!” 顿了一顿,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沉重了:“江湖中有些人心狠手辣,不是局外人所能够想象得到的。切记不可让他人知道你手中有我的武功心法!” 宁勿缺听他说得郑重,便道:“我明白了,幸好找一向很少与外人接触,学了一段时间之后如果学不成什么,我便毁了它.此武功心法是前辈写出来的,前辈自然是用不着它!” “无双书生”呆了一呆,道:“也只好如此了。我没有徒弟,却又舍不得让我的武功在若干年之后随我一起从这个世间永远地消失,所以我便写下了这本武功心法,指望后人能发现它,也算我没有白来世间走一遭吧.唉,这种想法,其实也是可悲的,谁知道以后拿到它的人,能否用得到它呢?即使那人也是武林中人,而且又能学成书面所载之武功,可那人若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那老夫岂不是作了孽?” 宁勿缺道:“前辈放心,也许我能学得上面的一些武功也未可知,那样的话,寻常人想要抢这本武功心法,也是不行了。既然这样,我就不用把它毁去了。而是等到前辈来索回时,我再把它交还给你。” “无双书生”道:“这倒也是,我看以你的资质,应该能学得一些武功的……” 不知为何,他又叹了一口气。 宁勿缺道:“我两次夺得前辈所爱,前辈会不会怪在下?” “无双书生”哈哈一笑,道:“当然有些舍不得,可是愿赌就要服输,对不对?何况要不是因为你,老夫还会永远地忘乎所以呢!直至此时,老夫才算真正明白‘江山代有人才出’这话的意思了。” 宁勿缺道:“其实,与其说是我胜了前辈,倒不如说是古人胜了前辈。” “无双书生”一怔,道:“此话怎讲?” 宁勿缺道:“因为无论是用药,还是下棋,我都是从古书中学得,千百年来,古人的知识积沙成塔,聚水成河,而我却投机取巧,从他们那儿轻轻松松地取来了,也许那是他们穷其一生才悟到的东西.所以,可以说是千百年来的许多古代圣人联手胜了前辈!” “无双书生”忍不住笑道:“你倒会说话,让我输了好像也挺体面似的。” 宁勿缺自己也笑了。 “无双书生”道:“我号称‘无双书生’,其实并没有读多少书,只是会些棋琴书画而已。不过,比起那些酸夫子来说,我倒自认为我这个江湖的武书生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心中暗暗奇怪在这个少年面前,自己怎么会有如此浓的谈兴.宁勿缺道:“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那是说小了,其实书中什么东西都有,也可以说什么东西都没有!” “此话怎讲?” “对于一些嗜书如命之人来说,他自可以从书里找到许许多多甚至比生命还珍贵的东西,这又岂是黄金、玉块可以比拟的?而一些小无赖,他自是不会明白书中的玄机及深奥的妙用。”宁勿缺平静地道。 “无双书生”终是一生叱咤江湖中的人物,对宁勿缺把书本的作用抬得这么高,心里颇为不屑,但他是武林名宿,也不会与一个少年争执此事。当下,便从怀中掏出了一本线装手抄的小册,递给了宁勿缺, 因为没有火光,宁勿缺也看不清,但他的心情仍是有些激动的,因为毕竟这是一位在江湖中武功已是超凡入圣的前辈所述之武功心法。 他的感觉有些怪怪的,不明白自己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怎么会与可以让许多人闻风丧胆的七旬老者谈这么久的时间,而且颇为投机.是自己有些不正常,还是对方有些不正常? 或是两个人都有些不正常? 正胡思乱想之时,突然听得”哎呀”一声,然后是“扑通”一声,像是一个人栽倒了。 “无双节生”冷笑道:“他们想乘黑掠过来,让我放倒了。” 宁勿缺有些吃惊,他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他倒不明白怎么没看见“无双书生”如何动作,为何便有人倒下了呢? 他对“无双书生”那本武功心法更感兴趣了。 “无双书生”站起身来,道:“小兄弟,我说过的话你可要放在心上,天色已晚,你回去吧!” 宁勿缺赶紧站起身来,道:“前辈自便!” “无双书生”朗声大笑。 笑声起时,他人还在凉亭中,等到笑声落时,他己在十几丈之外了。 直到“无双书生”去了很远,宁勿缺才回过神来,他在心中暗自笑道:“他这么飘来飘去,无怪乎会被乡亲们当作妖人!” 何仲等几人连同宁勿缺的小书童见“无双书生”远去了,这才敢越过他划的圈子走将进来,直奔凉亭。 小书童摸索着找到那截燃剩的火烛,点着后仍惊魂不定地道:“公子,那老妖人没有伤着你吧?” 宁勿缺“哼”了一声,不悦地道:“无缘无故,他伤我干什么?” 小书童忙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老爷在家中一定是等急了,公子快随我回去吧。” 宁勿缺淡淡地道:“我爷爷会等我等急的么?” 小书童一时无话可说了,他也知道老爷子对这个孙子并不十分疼爱—— 幻剑书盟扫描,原水OCR

宁老爷子很快发现宁勿缺天资不俗,有必要将三儿子身上的失落从这个孙子身上找回来,但没想到宁勿缺比他父亲还要厌恶商贾,比他父亲还贪恋书卷!自从宁勿缺识字以后,他们父子俩几乎整日泡在书斋之中。说是书斋,其实说是书库更合适些,因为这里边的书实在太多了!而且不少书是极为可贵的珍本。 宁勿缺之父宁有语平日常去各处寻找孤册珍本,只要找到,哪怕再高的价格,他也要买下来,然后如获至宝,读得如痴如醉! 宁有语对任何一种学派的东西都感兴趣,或许也可以说只要是以文字记载着的东西,他都感兴趣。 而这一点,在宁勿缺的身上体现得变本加厉! 一大一小两个人,既不能给家族带来任何东西,反而因为要买书而花去不少银两,所以宁家的人都对父子两人很厌烦,一般情况下都是漠视他们的存在。 这几天,宁有语发现宁勿缺有些心神不定,看书也不如以前那样投入了。 宁有语没有说什么,他已养成了这种习惯,或者说性格,对一切事物都不会去刻意强求,宁勿缺是在等待“无双书生”的到来,他已看出“无双书生”的确身手不凡,无论是他的武功还是对医药方面的造诣,自己能赢了他,可以说是赢得颇为侥幸。 而现在这残棋之约,自己是否还能再赢他一次呢? 宁勿缺自己已对这一局古人留下的“国破山河在”反复揣摩了数十个日夜,却仍是破解不了,所以他还是比较有信心能胜的. 这一点放下心了,却又开始担心“无双书生”会不会依约而来?宁勿缺已向庄子上惟一的一位姓曹武师打听过“无双书生”这个人。当他说出这个名字时,曹武师一脸“高山仰止” 的神情,道:“说他没意思,没意思。” 宁勿缺奇怪地道:“为什么?” 曹武师白了他一眼,道:“这还不明白吗?像他老人家那样的人物,我们是别指望能见到他了,即使见到了,他老人家也不会把我们这样的人搁在心上,听以他老人家便像云中雾中的神仙一般,说他有什么意思?” 宁勿缺道:“他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么?” 曹武师瞪大了他的一双牛眼:“嗬!那还用说,你说我打架厉不厉害?” 宁勿缺想了想,道:“厉害,你经常以一比四,当然厉害!” 曹武师摇头叹道:“这只能是与不会武功的人比,若遇上高手,十个我加在一起,也不够他打,但一个高手加在一起,也不够顶尖高手一个打!” 宁勿缺道:“无双书生便是顶尖高手对吗?” 曹武师道:“不是,江湖中的寻常顶尖高手在他老人家面前都只有望风而逃的份!他老人家只要伸出—只小手指,便可以点倒一头大牛牯!” 宁勿缺叹道:“真是不可思议!难怪那天我见他本来是好好地站在我身后的,怎么一转眼就到了我的前面,若不是我胆子大,还真的会被他吓一大跳!” 曹武师听罢大笑不已,笑罢方道:“你这个小书呆子真有意思,大概书看多了看糊涂了,人家神仙一般的人物怎么会闲着没事围着你这小子转呢?” 宁勿缺也不介意,微微一笑,道:“你不信也罢。他还输给我了呢!”见曹武师又瞪大了一双牛眼,他便补充了一句:“当然,你是不会信的。” 曹武师粗声大气地道:“我当然不会信!他老人家会输给你?真是大白日做梦!你知道他为何号称‘无双’,因为天下间任何事也无人能与他争锋!” 宁勿缺也不与他分辩了。 知道“无双书生”真的是武功盖世之后,宁勿缺反倒不担心他不来赴约了。他想以“无双书生”的武功,那天赌输之后,完全可以一走了之,自己无论如何也是留他不住的.当然看他的神情,失去了一只千年血蝉几乎痛不欲生,显然是极为珍视这只千年血蝉的,但为了守信,他还是忍痛割爱了。由此可见“无双书生”颇守信用,何况既然是这样不凡的人物,自然也是心高气傲,输了一次之后,哪有不急着要挽回一局之理? 如此思虑一番之后,宁勿缺便放下心来,安心地等着“无双书生”的到来。 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一向随便惯了的宁勿缺在这一天却起了个太早,而且一反常态主动要伺候他的刘妈替他找来一套干净整洁的衣衫换上。 用过早餐、他便在书斋里坐了下来,随手抽出一卷杂记,心不在焉地翻看起来。 他在等着“无双书生”的到来、如果说当时与“无双书生”约下今日之战是随便说说,那么现在他对这一局棋却已是极为重视了。因为他终是年少气盛,知道“无双书生”在武林人物心目中是那般卓越时,宁勿缺心中的好胜心大炽。 他要胜了这样一位在江湖人眼中视如神仙般的人物!但“无双书生”却迟迟不来。 宁勿缺越等越心焦,他开始想“无双书生’会不会找不到龙堆庄这个地方?或者干脆真的失约了呢? 宁勿缺左思右想,一卷书被他翻得“哗哗’乱响、他的父亲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宁勿缺突然一下子醒悟过来:自己如此心烦意乱,棋路势必跟着大乱,虽然自己是可以倚仗古人之布局路数而行,但总不能照本宣科.何况如果“无双书生”的棋路出现了古棋谱中所没有的变化,那时便要靠自己去思索应付了。 如果自己心绪不宁,又如何能从容应付? 当下,他便取出一本《九歌》,翻至“湘夫人”这一章节,低声吟诵:“帝子降兮北诸,同眇眇兮愁予,溺溺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他的心情在这种清闲优美的格调中慢慢地安静下来,再也不会因“无双书生”迟迟不来而烦乱。 心乱时念屈大夫的《湘夫人》,是宁勿缺的习惯,就像僧人心乱时会念一段经文一样。 当他念至“百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荒……”时,已是浑然忘我了。 一遍又一遍. 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甚至连年饭他也忘了去吃.而饭桌上少了他这个沉默寡言的人,谁也不会介意的,他的父亲则是不想打扰他。 当夕阳从雕花木窗中挤进来时,他父亲的小书童一溜烟小跑进了书斋,对宁勿缺道: “公子,外面有一位老者找你.” 宁勿缺没有立即回答,直至念完这一遍,才道:“带我去吧。” “无双书生”没有进入宁家院内,而是站在院外等着宁勿缺。 宁勿缺老远便一揖至地:“见过前辈。”神态极为恭敬。 “无双书生”看上去比半个月前似乎苍老了不少,他见宁勿缺出来了,便道:“小娃娃,你有没有担心老夫突然失约不来了?” 宁勿缺很坦诚地道:“想过,但最终我还是断定前辈一定会来。”言罢,他略一侧身,道:“前辈里边请!” “无双书生”摇头道:“不必了。老夫好像已经快二十年没有正儿八经地在哪个庄院人家里呆过,见了那么多人还有没完没了的客套话,太烦!何况…不知为何,”说到这儿,他又打住了,清咳一声,方道:“我来此处时,曾在村庄路口见到一凉亭,在那儿摆上一局,倒是颇为合适,小兄弟你意下如何?” 宁勿缺道:“也好,在这个地方我比前辈熟悉,如果布局于此,恐怕会占了地利。” “无双书生”大笑道:“没想到我还没有说出来,却给你给讲中了。”他满意地道: “能看清天时、地利、心情等诸般因素对一局棋的影响,也算不易了。很好,很好.”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与众不同的少年。 宁勿缺道:“天色不早了,待我回去拿点烛火备用。” “无双书生”道:“不用了,我已经准备好了。” 宁勿缺道:“既然如此,前辈先请!”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村口的凉亭处。 凉亭里有一张大石桌,四张石凳。当他们两人来到的时候,石凳上已有二个粗汉坐着,正说着一些难以入耳的粗浑笑话。 宁勿缺看了看“无双书生”,“无双书生”走上前去,对二位壮汉道:“两位,我与这小兄弟有一局残棋之约,想在这儿摆棋一战,请二位移驾一下身子,如何?” 其中一个壮汉头也不抬地道:“这儿不是还有两个空位吗?” “无双书生”道:“阁下如上茅厕之时,有人在边上站着是否会有不畅之感?” 宁勿缺想不到“无双书生”会如此说。不由“扑哧扑哧”的笑出声来。 那壮汉霍然起身,一看是个不相识的者头子,便粗声大气地道:“老家伙,你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说话怎么如此不堪入耳?” “无双书生”竟然不生气,而是笑道:“二位是拿定主意不走了?” 壮汉沉声道:“不错,大爷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走!” 宁勿缺刚要说话,却被“无双书生”阻止住了,他在怀中摸索了一阵,竟拿出一锭银子,陪笑道:“心情不好,便去消遣消遣吧。” 壮汉一愣,看了看他的同伴。 他的同伴道:“这老头还算识趣,你就拿着吧。” 那壮汉便接过了那锭银子,站起身来,但他的同伴却未起身,而是梗着脖子道:“你这老头子出手倒还挺大方的,就索性连我这一份也买去吧。” “无双书生”诡秘一笑,道:“你真的想要?” 那人喝道:“休得哆嗦!” “无双书生”又转身对已拿了银子的那人道:“你不觉得这银子拿在手中烫手吗?” 那人一横眉:“老家伙……”话音未落,突然惨叫一声,那锭银子己被他扬出老远。再看他的手,已变得红肿一片。 那人如杀猪般惨叫起来,挣扎着想要向“无双书生”扑过来,但“无双书生”却冷冷地道:“你竟然还敢乱动?赶紧回去挖些地龙用火煎成汤喝了,否则必将全身溃烂而死!” 那人便定在那儿了。然后,突然转身,飞一般地向家中跑去。 剩下的那人脸色苍白,早已站了起来,嘴里不住地迭声道:“妖术,妖术……”边说边退,待退出三四丈远,才一转身连滚带爬地跑了。 “无双书生”微微一笑,这才掏出那副以乌石象牙镶成的金棋,开始摆上那副残局。 宁勿缺忍不住道:“前辈,他……” “无双书生”打断他的话道:“你放心,其实不用任何药,他的手也会在两个时辰之后完好如初的。” 宁勿缺惊讶地道:“那……” “无双书生”笑道:“让他尝一尝地龙的味道也未必是件坏事,其实地龙虽然样子丑陋,但却是一味好药,吃了还可以滋阴补阳呢。” 宁勿缺这才明白过来,不觉好笑。 棋局刚刚布好,便已听得远处一片沸腾,叫叫嚷嚷地有一大帮人向这边跑来。 “无双书生”皱了皱眉,道:“没想到这样两个不成器的小子居然也能邀上这么多人。” 宁勿缺道:“吃了亏的那人叫李勇,他有个兄弟在官府中谋差,据说是县丞。” “无双书生”冷笑道:“原来如此!” 很快那一帮人便已冲到这边来了,有十人之多,与李勇一起落荒而逃的那人跑在最前面,距凉亭尚有三丈之时,他便停了下来,指着“无双书生”大叫道:“就是这个老家伙,他会妖术,竟用妖术伤了李大哥!” 便有两个人冲向“无双书生”,厉喝道:“老家伙,是你伤了我们李大哥吗?” “无双书生”缓缓地点了点头。 其中一人叫道:“看在你年纪一大把的份上,我们给你留些面子,只要向我们李大哥磕头认个错,再赔上三百两银子,我们便放过你!” 从凉亭逃回去的那人忙低声道:“他的银子不能要,有邪气……” “何仲莫怕,有我李半仙在,哪有他妖人作威的份?” 说话的是一个尖声细气的瘦汉子,宁勿缺当然认得这个龙堆庄的李半仙,平日他常常为庄上画画符,赶赶鬼。 “无双书生”连瞧都没瞧他们一眼。 三个腰扎红布条的小伙子沉不住气了,叫道:“这老家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得好好敲敲他的老骨头!” 人群中又有一个人叫道:“宁公子,你怎么也与他搅在一起?快快出来!” 显然,宁家在龙堆庄颇有威望,他们也不想得罪宁家之人.宁勿缺道:“这位前辈并未用什么妖术,何况,李大叔本也有不对之处……” 外面便有人大叫道:“宁公子,你竟胳膊肘朝外拐,替这老妖人说话?” 宁勿缺听他们不分清红皂白,索性便不说话了。 何仲道:“我们把这妖人抓了送去衙门!李勇有兄弟在县衙门里,进了衙门,还怕不能治这老头子的罪!” 话音刚落,便有两个人哇哇叫着,向凉亭里扑来,他们两人心里是如此想的:“如果我抓住了这老家伙,李勇的兄弟还不对我大加赞赏?那时说不定还能谋个差使当当!” 想到美处,他们便忘了这老人会”妖术”了。 眼看他们二人就要挨近凉亭时,突然大叫一声,凭空飞跌出去! 十几个人便如潮水一般,“哗”地退出老远,人人面色大变。跌落于地的两人一骨碌地爬了起来,更是面如土色。 大伙儿惊问他们是如何会突然摔出来的,可他们却说不清道不明,说是在稀里糊涂中只觉一股大力突然涌来,然后他们二人便飞了出去。 这么一说,众人更是心神不定。 李半仙有心要在这个时候显点本事,可他两条脚却又软得如同一对麻花,浑身虚汗直冒,哪能再有动作? “无双书生”突然走出凉亭来。 众人又“轰”地退出一大截,只是口中不住地骂“无双书生”。 “无双书生”也不说话,却在地上拾起一截枯枝,弓下身来,以凉亭为中心,划出一个大圈来。 圈子约摸有四丈宽,划完之后,“无双书生”对众人冷冷地道:“以此为界,若谁敢踏进一步,便休怪老夫不客气!”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进了凉亭,对宁勿缺道:“我们开始吧!” 外面众人竟然真的不敢再踏进圆圈一步了! 宁勿缺已完全相信龙堆庄惟一一位武师所说的话了,“无双书生”的武功的确已是超凡入圣! 宁勿缺道:“前辈既要下棋,又要应付他们,恐怕会分心吧?” “无双书生”淡淡一笑,道:“他们都是一些小角色,对于老夫来说,与一棵树一根草差不多,是不会有任何威胁的。何况,即使有影响,对你也是一样的,你身为龙堆庄的人,现在却与一个被龙堆庄人视为妖人的老头子对弈,恐怕心中也是有顾虑了,如此一来,我们之间便扯平了.” 宁勿缺道:“我知道你用的不是什么妖术,所以对他们的话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只要自己心中无愧,何惧人言?” “无双书生”有些吃惊地望着宁勿缺,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也有了这样的见解,很好,很好…” 不知怎么的,他今天竟变得如同好好和尚一般,动不动便要说“很好,很好”。 两人便真正地沉浸于这一局棋中了。 仍是“无双书生”执红子先行,不过这一次,他已不再是先使顺水炮了,而是先将自己九宫中的老帅平移了一格。 宁勿缺微微一笑,竟然还是如上次一样跃马河口。 这已是一匹残马了,在它的身侧是一边空阔之地,无遮无拦。也许,它是从刀光剑影中冲出来的,它已看到了无数的士卒在它身侧倒下。 马静静地站在那儿,虽然静,但它的肌肉却是绷得紧紧的,有一股生命力在它的体内涌动着,只要号角一响,它随时都可以从这一片空阔之地冲将出来,驰骋沙场.好一匹烈马! “无双书生”紧了紧手脸,又用一只中指沿着自己的鼻梁沟很慢很慢地搔着。 终于,他的眉头一跳,飞快地伸出右手,抓住了自己已突进对方阵地的“卒”,但抓住之后,竟一时放不下了。 他的手便那么停在空中,如同一具雕塑,良久良久,那只“卒”最终被他小心翼翼地安放了下来。 “卒”居然是在对方马蹄可及之处,只要宁勿缺的马蹄一扬,“无双书生”的卒就会悲壮死去。 宁勿缺几乎在他落子的同时,便已紧跟着下了一步,不过并末动马,而定把自己惟一的一颗“士”斜移了一步。 “无双书生”似乎早己料到了这一点,想也没想,就把自己的车“轰轰”开出,一进千里。 场面上的杀气大炽—— 幻剑书盟扫描,原水OCR

本文由ag亚游国际集团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无双七绝

上一篇:无双有敌,子父双痴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