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么想要外甥却没守护好他
分类:关于文学

吴二狗原名吴争先,因从小游手好闲、偷鸡摸狗、沾花惹草,再加上排行老二,人家都叫他“吴二狗”。
  吴二狗的爸爸是村里有头脸的人物,将门虎子,从小家里人就对吴二狗寄予厚望,所以起名“争先”。可事与愿违,从吴二狗“呀呀”学语那天起,家里人就觉得哪儿有点儿不对劲儿!
  小时候,老爸逗吴二狗玩,一手拿笔一手拿花让他看,渴望他能对笔情有独钟,谁知道人家对笔一点儿也不感兴趣,一双眼睛直盯盯地看着花。家里来人串门,如果是个男的,吴二狗就如霜打的茄子一般,一点儿精神也没有;如果是个美女,他就会精神亢奋,即使大人把他赶一边去,还会用贼眼偷偷地看。提起吴二狗,老爸气就不打一处来,伤心地说:“孺子不可教也!”
  吴二狗刚十几岁,村里人就领教了他的厉害,今天这家的鸡被他给弄死了,明天那家的羊被他揍折了一条腿,弄得大伙怨声载道。在学校,吴二狗也不安分,这么小年纪,就给女生写情书,上课不是睡觉就是捣乱。班主任张老师实在看不惯,就狠狠给了他两下子,没想到吴二狗怀恨在心,一直伺机报复。
  这几天,张老师倒霉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先是放在宿舍楼后的尿盆被人敲烂了,接着在走廊上晒的被单不翼而飞,出去串了个远门,回家一看,门上竟然被人抹上了屎。张老师心里明白是吴二狗干的,气得直翻白眼,可知道吴二狗又孬又硬,拿他也没有办法。
  吴二狗的老爸呆在家里,今天有人告状,明天有人来撒气,气得他真的后悔生了吴二狗这个“兔崽子”!按照惯例,他把吴二狗送进了一所私立学校,据说人家军事化管理,正好整治吴二狗这样的人。谁知道吴二狗没去几天,就被保安给遣送回来,原来他把校长暴打了一顿。
  吴二狗在村里,弄得左邻右舍鸡犬不宁、人心惶惶。没办法,老爸就让他跟一个亲戚去打工,结果没到两年,就因为偷盗、强奸和打架斗殴被公安机关抓了起来。老爸灰心丧气地说:“在家管不了,只得交给政府了!”
  吴二狗被劳教了十年,出狱后“无颜见江东父老”,“悔过自新”,去南方打工,先开了一个歌舞厅,后来又不知做了什么生意,反正很快暴富起来。吴二狗探家,地方政府还派人招待,劝说他在家乡投资。村里人也不计前嫌,争着说讨好的话,想让他给村里做点贡献。不过,吴二狗富是富了,好像本质并没有发生变化,动不动就让人弄条狗来吃,路上见了美女,甚至停下车来看几眼。吴二狗的老爸看问题很透彻,忍不住骂了一句:“狗改不了吃屎!”
  吴二狗有钱了,可“为富不仁”,村里人都明白着呢!大家又开始像过去一样躲着他,这是对待恶人最有效的办法,叫做“敬而远之”!
  一天晚上,吴二狗喝醉了,被人敲了闷棍,死了。有人说是“黑吃黑”,还有人说遭人报复。虽然他还不到三十岁,但是村里人没有一个惋惜的,听到最多的两个字就是:活该!

田家父亲听见儿子被判死刑的消息,当即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身亡,田家一家人悲痛欲绝,一下子要为三个亲人办理丧事(她们不知金生的儿子不是他亲生的)。

图片 1

警察带走金生时,他还恍若在梦里,只是觉得终于为自己出了口恶气,至于儿子,谁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在接受审问时他一直没有悔改,觉得是他媳妇欺骗自己在先,他说从小家里人都宠着自己,没人不顺着自己,媳妇忤逆了自己,死有余辜。

金生从小生活在田家,在他来到田家前,家里一连串有了四个女儿,大队负责计划生育的光顾了他家好几次,最严重的一次,把他父亲耕地用的拖拉机也扣了去,也没能阻挡住他父亲想要儿子的激情。

眼看着自己女人生不下儿子,他父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村里另一户张性人家生了四个儿子,恰巧第五个又是个儿子,两家还有点亲戚关系,父亲向张家男人多次央求,把这个儿子送给他家养,说他一定不会亏待孩子。

张家看田家家境比自家好,又没有儿子,自己儿子去他家肯定比自家吃得开,就答应了。田家人终于如愿以偿得了儿子,取名金生,一家人乐得合不拢嘴。

田家一家人都视金生为掌上明珠,好吃的留给他吃,要啥给买啥,跟几个姐姐打架,父母从来都是打姐姐们一顿,上了小学后和同学打架,把同学打伤,回到家也没被父母责骂过一句。

金生倚仗父母的宠爱,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小学没毕业就说啥也不读书了,村里人今天丟了只鸡,明天丟了只鸭,都在他家找到了脏物,他父母宁可把自家的东西赔上,也不舍得教训金生。

金生被村里人骂得实在呆不下去,就跟着张家兄弟出去打工了,没几年光景,领回个漂亮媳妇,穿着打扮还很时尚,这可把田家二老给乐坏了,村里人也很惊讶,都觉得是媳妇瞎了眼受了他的骗。

田家二老几乎花光了老底为金生办了这门婚事,重新装修了家,置办了全新的居家用具,不久媳妇就给田家生了个儿子,田家二老喜上眉梢,高兴得合不拢嘴,逢人就说。

村里人羡慕得说田家祖坟上定是烧了高香,才会双喜临门。田家二老没乐呵多时,突然有一天,媳妇带着儿子和家里的积蓄消失了,田家人四处寻找都未见踪影,急得老父亲昏了过去,差点没抢救过来。

原来金生是和张家兄弟出去打工时认识的他媳妇,媳妇本是个发廊女工,金生倚仗自己长得还算帅气,用家里给拿的钱买了上好的衣服,把自己弄得油头粉面,在去发廊理发时一眼看上了给他洗头的女工。

金生骗这个女工说他家里很有钱,租了个房子让女工和她一起住了进去,过上了滋润的小日子,眼看着家里给金生带的钱花的所剩无几了,金生就让女工和他一起回家探亲,想着把婚事办了,父母肯定还会给一笔钱。

女工和金生回到他家一看,田家虽在村里算是富裕人家,但是跟城里有钱人家毕竟没法比,好不容易挨到和金生结了婚,女工本来打算带着礼金逃跑的,没想到自己竟然怀孕5个月了。

没办法只能在田家等孩子生下来再做打算,田家人一看生了孙子,就又给了媳妇一笔钱,说让给孙子买日用品,别亏待了孙子,没想到给钱没几天,媳妇却带着孙子一起跑了。

原来女工之前就有男人,也是个不务正业的街头小混混,女工和他结婚不久迫于生计,就去发廊打工,打工毕竟挣钱少得可怜,不够男人和她花,于是看到金生对她有意,她就和男人商量打起了欺骗金生的如意算盘。

有一次金生外出回到出租屋,遇见这个男人和女工在一起眉来眼去,打趣聊天,就问女工他是谁,女工说是她表哥,怕金生怀疑,还专门领着金生去表哥家坐客,金生就没当回事。

直到媳妇领着儿子不见了,金生才恍然大悟,他二话没说就回到当初打工地,赶去女工表哥家,却见已经人去楼空,豪无踪影,于是他通过去发廊打问,多方打听周边的邻居,终于问到了女工的现住址。

金生来到女工家时正是傍晚时光,恰巧女工家门开着,金生二话没说就闯了进去,看见女工和表哥以及他儿子在一起玩耍,时不时那表哥还搂着他媳妇和儿子亲一口,好不温馨。

金生再也难压心中的怒火,走进厨房拿起切菜刀先给了媳妇一刀,又去砍她表哥和孩子,气急败坏的金生就像失去理智的狮子,等到周围邻居听见喊叫声报警时,女工一家纷纷倒在血泊里不省人事。

家里人打发金生去把媳妇和孩子找回来,没想到金生一去再无踪影,田家人在等待多天无果后,接到了张家兄弟打回来的电话,说金生入狱了,被判了死刑。

她们怎么也无法想通究竟哪里出了错,好好的一家人就这样失散了,至于传宗接代,也成了镜中花水中月,幻化为一场让人不愿醒来的梦。

本文由ag亚游国际集团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你那么想要外甥却没守护好他

上一篇:提醒大家一件最不浪漫的事,张大宝和他的兄弟 下一篇:【柳岸•美】拐杖(微小说)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