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台上忆吹箫,饶芝祥古诗
分类:关于文学

小雨斜风,寒砧落叶,年年做就菊花节。偏今宵光明的月,四处凝霜。愁绝绿窗深掩,挑兰灺、伴过惨恻。无聊甚,瓶花影里,独谦逊觞。流光。迁移须臾,看几度梦之中,沧海柴桑。纵乌丝千丈,难写模糊。莫去登高临水,料俱是、落木衰杨。添怊怅,骊歌唱罢,明斑雁难行。——西夏·顾贞立《凤凰台上忆吹箫 重九节前二十日,月明如洗》

绛里仙人白水花。香满凡尘。春回大地。朱禽窗外影檀栾。身是巫山。梦是孤山。一枝何日到江南。倚遍阑干。数遍阑干。笛声吹过玉门关。只看到春还。不见人还。——宋朝·饶芝祥《生机勃勃剪梅·抚梅》

凤凰台上忆吹箫 登高节前二三十日,月明如洗

清代:顾贞立

清广东天津人,原名文婉,字碧汾,自号避秦人。顾贞观姊。诗词极多。有《栖香阁词》。

顾贞立

秾李还消歇,杨花尽作萍。陈家宫阙汉家陵。尽被东风斜日、送还迎。无限登临意,都无烟火情。此身犹在不须惊。留得西接醽醁、劝长醒。——西魏·顾贞立《南歌子》

ag亚游国际集团,南歌子

古殿依邾邑,高山近孔林。游从齐魏老,功续禹周深。孝弟先王业,耕桑海心中。期应过四百,运岂厄当今。辩说千秋奉,Smart故国歆。四基冈上柏,凝望转萧森。——东汉·顾藩汉《谒孟轲庙》

谒亚圣庙

萧飒西风动客愁,携尊无处漫登楼。赭衣天地紫金山道,白帢亲朋易水秋。征雁南飞无故国,啼猿北望有中华。茱萸黄菊平时事,此日催人易衰老。——北周·顾祖禹《甲寅一日感事》

甲午十一日感事

清代:顾祖禹

萧飒东风动客愁,携尊无处漫登楼。赭衣天地火焰山道,白帢亲朋易水秋。

征雁南飞无故国,啼猿北望有中华。茱萸黄菊平时事,此日催人易衰老。

1

一剪梅·抚梅

清代:饶芝祥

饶芝祥 (1861大器晚成一九一三) 字符九,号占斋,福建北城县人。光绪帝十八年 贡生,不久中进士,千克年考授内阁中书。四十年成贡士,选授编修。三十四年八国际订同盟者砍下新加坡,芝祥随光绪和慈禧太后逃至布Rees托。清恭宗两年辽宁突发保路风潮,芝祥上疏请撤总督赵尔丰,但未被选择,后调任江西阳江提辖。赴任途中,戊午革命爆发。次年,抑郁病逝于遵义。

饶芝祥

情深语切。奈关河远,去去难歇。离愁正苦未尽,东方欲曙,雄鸡催发。相送小乔流水,更霜气寒噎。渐天外、东北峰头,晓日明白照空阔。远瞩高瞻空伤别。又失魂落魄、过了女华节。考虑著愁哪个地点,难拘管、断肠风月。满目秋光,只恨重山叠巘哪个人设。便织尽、锦字回文,空向盘中说。——西汉·顾老聃《雨霖铃 和柳永《乐章集》》

雨霖铃 和柳永《乐章集》

雕阑细草,碧户红窗交荫。正轻暖轻寒时候,帘幕沈沈。淡荡微烟,一天云影护芳林。几番风信,十一分雨意,酿制花心。恍惚旧游,依稀重到,曲径斜临。最堪笑、披图觅句,何人索闲吟。梦乍回时,慢思虑处杳难寻。何人家池馆,深深庭院,都以春阴。——汉代·顾太清《愁春未醒 梦题雕阑细草图,醒记其末二句,足成此阕》

愁春未醒 梦题雕阑细草图,醒记其末二句,足成此阕

大雨斜风,寒砧落叶,年年做就登高节。偏今宵明月,四处凝霜。愁绝绿窗深掩,挑兰灺、伴过惨重。无聊甚,瓶花影里,独谦善觞。流光。迁移眨眼之间,看几度梦之中,沧海柴桑。纵乌丝千丈,难写模糊。莫去登高临水,料俱是、落木衰杨。添怊怅,骊歌唱罢,白雁难行。——东汉·顾贞立《凤凰台上忆吹箫 登高节前十五日,月明如洗》

凤凰台上忆吹箫 菊花节前14日,月明如洗

清代:顾贞立

毛毛雨斜风,寒砧落叶,年年做就登高节。偏今宵月亮,随地凝霜。

愁绝绿窗深掩,挑兰灺、伴过惨恻。无聊甚,瓶花影里,独客气觞。

日子。迁移须臾,看几度梦里,沧海柴桑。纵乌丝千丈,难写模糊。

莫去登高临水,料俱是、落木衰杨。添怊怅,骊歌唱罢,弱雁难行。

1

本文由ag亚游国际集团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凤凰台上忆吹箫,饶芝祥古诗

上一篇:很经典的励志小传说5则,小故事大道理 下一篇:寄刘处士大来原版的书文,顾贞立古诗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