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心愿】五奶(征文.随笔)
分类:文学小说

  五奶殁了!
  这个消息在张店村迅速传递,听到消息的人心里都“咯噔”了一下:五奶咋就突然间就殁了呢!
  五奶在张店村是绝对的举足轻重,上至耄耋老人,下至黄口小儿,没有一个见了五奶不恭恭敬敬的。就连村子里三两个横行无忌的小混混,见了五奶也是唯唯诺诺,毕恭毕敬的。
  五奶何许人也,竟然有如此的影响?
  五奶祖籍是哪里已经没有人说得清楚了,老一辈的人只记得,五奶在六十年代初随五爷被下放到张店村的,五奶来的时候随身还带着一个有红十字的小皮箱呢。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两岁多,很乖巧的小女孩,说是他们的孙女朵朵。那时候五爷和五奶都三十出头,郎才女貌,一对俏佳人,只是五爷瘦了点,一股子大风都能刮跑的单薄。张店村的乡亲们说叫这样细皮嫩肉的男女咋干又脏又累的庄稼活呢,就是在太阳底下晒怕也撑不了几天的,最后安排五爷到村上的代销店当了营业员,五奶则到村上的医疗站抓药。他们既然下放到村里来了,总得挣工分的,要不哪有口粮给他们呢?
  五爷五奶感激乡亲们的照顾,用自己的所学尽力回报,秤盐倒醋,五爷是随叫随到,还义务代写书信;五奶不仅给病人打针抓药,还成了接生婆。张店村在关山脚下,距离镇上二十多里路呢,再说交通又不便利,媳妇生娃娃成了最令人揪心的事情,赤脚医生胡百草只能开个柴胡针,甘草片,安乃近之类的药,接生是万万不敢的。人生人吓死人,要紧三关出人命呢!
  五奶到张店村之前,村子里已经有两个媳妇因为生娃娃身亡了,现在有了五奶,那些个大肚子女人一下子有了主心骨。五奶接生的第一个娃娃是山娃。山娃他大家里穷的连老鼠都没有,父子俩住着三间土坯房,快三十岁了才娶了个哑巴媳妇。五奶看着哑巴媳妇都快足月了,还一天里里外外的忙着,就找上门叮嘱山娃他大不敢再叫媳妇做重活了,还吩咐山娃他大及早准备一些必需品,免得到时候胡抓乱挖的。山娃出生的时候在半夜里,又不顺当,五奶打天黑就被山娃他大请到家里,整整守了一个晚上。把山娃接生到世上,洗净包裹好,用棉签蘸着甘草水喂了他到人世第一口吃的,太阳已经晒到院子里了。五奶熬了一个晚上,原本要回家睡觉的,可是看到山娃他大要用玉米糁子给月婆子熬汤,她说玉米性凉怎么能给月婆子喝呢,就打发山娃大到她家从五爷那端来了半碗小米,亲自熬好粥,看着月婆子吃饱睡着了,叮嘱了山娃大一番才昏昏沉沉回家去了。
  五奶接生分文不取,生了娃娃的人家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总想着给五奶做点什么才心里踏实,五奶也知道大家的心意,就立了个规矩:凡是她接生的娃娃,过周岁的时候,由娃他大在她家屋后的那块荒芜的河滩地里栽两棵柳树就,必须包活才行。五奶接生,安全又干净,很快就闻名方圆周边村子了,所以五奶不仅承揽了张店村的接生,还经常被人接到外村去接生呢。五奶接生了多少娃娃,没有人做过确切的统计,只晓得村子里二十岁往上,五十岁以下的人都是有五奶接生到世上的。
  七十年代末,被下放的城市居民可以回城了,省城的亲友也催促着五爷和五奶赶紧回城,可是五爷五奶一致决定,不回城了,就老死在张店村好了。刚进入八十年代,五爷突发脑溢血撒手尘寰,朵朵刚考上医学院,家里就只剩五奶一个人了。
  孤身一人的五奶承包了村医疗站,除了接生之外,还能给乡亲们治疗一些常见的病痛。和其他医疗站不同的是,五奶的药铺,西药只收取成本费,中药材关山里有的,一概不收钱。但有一条,治疗的对象仅限于张店村四十多户人家。五奶说她已经五十好几了,来看病的人太多了,她采不了那么多药。五奶的药铺里缺啥中药了,她就贴个告示,村子里就会有人到关山里采药,已经成了一个规矩,延续了三十多年。
  九十年代初,村小学的校舍衰败的不能继续使用了,村上号召集资修建学校,五奶给支书山娃说,把她那一块柳树林伐了修学校吧,那些树也是大家栽植的,正好派上用场。那片柳树林砍伐了八十多根碗口粗的椽子,新建学校的椽子节省了一万多块。
  五奶过了六十五岁不再接生了,医疗站也还给了村里,说她上了年纪了,眼睛花了,做不成接生婆了,再说国家重视农村医疗了,镇上的卫生院设备先进不说,就连村医疗站都配备了B超机子,她这个老太婆应该退休了。
  五奶拒绝了朵朵接她到城里住的好意,她说已经习惯了张店村的一切,离开她会浑身不舒服的。独自一人的五奶种着二分地的菜园,自己吃不完的,给朵朵捎到城里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清淡而有规律。
  清明过后的第三天傍晚,五奶打电话给朵朵,说她有点不舒服,要朵朵回来给她看看,朵朵答应第二天早上回来接她到县医院检查。第二天清早,隔壁的大脚婶给五奶端了碗新鲜的豆花送去,发现五奶神态安详,还在熟睡,再三呼喊,才知道五奶已经归西了。
  五奶的枕头下压着一个存折和一张便条。存折上有三万块钱,便条说的很清楚:给朵朵的女儿子君一万元,其余两万块给村里的文化活动室。便条上最后还交代了两件事:一是说明了朵朵的身世,她是一个弃婴,是五奶在公厕捡到她的;二是请求村人把她和五爷葬在一起。
  张店村给五奶举行了简朴隆重的葬礼,不仅全村的人参与,就连在县城和市上工作的也专程赶回来了,实在太远赶不回来的,委托亲友送了花圈、挽幛。下葬的时候,墓前黑压压跪倒一大片,谁也没有见过有这么多的孝男孝女,谁也没有见过有人享此殊荣。
  五奶享年八十一岁。   

在陇蜀道上,每年夏季,就有一种深绿色的身子,嫩黄色的尾巴,麻灰色的爪子,有小鸽子那么大的鸟,从这个村子飞到那个村子,不停地叫着:旋黄、旋割……说起这只鸟还有一段催人泪下的传说。

那是很久以前,在木坡岭下有个放羊的孩子叫山娃。一天山娃去岭上放羊,看见一只老狐狸在追一只小白兔,转眼间,小白兔被老狐狸抓住了。山娃听见小白兔可怜的叫声,忙拿着羊鞭跑过去,赶跑了狐狸,救下小白兔。他把受伤的小白兔抱回家,上了些草药包扎好。他摸着小兔雪白的绒毛说:小东西别害怕,你在这儿安心养伤,等伤好了你再回家找你娘去。小白兔在山娃的精心喂养下,不久伤全好了。

一天山娃放羊回家,小白兔摇着尾巴说:救命恩人,谢谢你。山娃感到奇怪,怎么这个野兔会说人话。

你是谁?怎么会说人话?

我是老爷山山神的女儿,你到我家去,我父母亲会感谢你的,我家有无数珍宝,还有一只能懂得各种飞禽走兽话的葫芦瓶。

山娃想,金银财宝不怎么要紧,要紧的是能懂得各种飞鸟野物的话,对于一个进山放羊的人来说,再好不过了。想到这儿,山娃说:你说的是真的吗?

好哥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能骗你?

山娃来到小白兔家,山神老爷听了女儿的诉说,非常感激山娃救女之恩,带着山娃参观他的宝库,并让山娃万物珍宝任意选。

山娃笑着说:不如把你宝库后面的那只葫芦瓶给我吧。

山神想了想,就把葫芦瓶送给山娃。山娃走的时候,小白兔把他送出来,千叮咛,万嘱咐,葫芦瓶秘密不要给外人说。不然你会变成一只小鸟,永远不能返回人间。

山娃自从有了葫芦瓶,能听懂各种飞禽走兽的话,知道哪儿有狼虫虎豹,他的羊群从没受到过伤害。

这天他正在山上放羊,他靠在一棵大树下歇气,树上爬了各种鸟儿,它们叽叽喳喳,好像在说什么。山娃拿出宝葫芦瓶注意一听,只见一只红嘴、绿身子、白尾巴、黄爪子的鸟在说:你们赶快乘眼前有麦子能吃,多准备点粮食。过几天这一带有大暴雨,会把全部庄稼冲走的。

山娃听了大吃一惊,忙回家对左右邻居说:麦子黄了的就赶紧收割,不要再等。他对东家说,又对西家说,让乡亲们快收麦子,黄多少收多少。旋黄旋割,有的说麦子刚变色,还没熟好,咋能开镰?有的说急啥里,等麦黄了再割。有的还说你一个娃娃家日眼啥,操啥闲心,麦没熟好,割回来不糟蹋了。山娃心里非常着急,如果粮食被暴雨毁掉,乡亲们就会遭殃,就会家破人亡!他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一个老汉说:山娃你是个老实娃娃,这儿太阳火红,麦子刚变色,正是熟麦的好时候,你为啥绕三五四劝大家赶紧开镰啊?看着乡亲们,山娃就把怎样得到葫芦瓶,怎么听见鸟的话,一五一十地说给大家,他的话刚说完,便倒在地上,转眼间变成一只鸟飞上了树梢。大伙见山娃变成了小鸟,后悔没听他的劝告,都伤心地落泪。大家赶紧白天晚上收割,并做了防洪水的准备,过了几天,一场暴雨下得地动山摇,由于人们早得到山娃的信息,避免了一场灾难。

山娃变成了小鸟,每年麦子即将成熟的时候,它就从这个村飞到那个村,边飞边叫旋黄旋割,白雨白河。不论是古蜀道,还是今天的陇南市,人们一听到这种鸟叫,就知道该准备夏收了。乡亲们称它为旋黄鸟。

本文由ag亚游国际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晓荷.心愿】五奶(征文.随笔)

上一篇:不被祝福的婚礼,第八十八回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