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吉变熊猫的故事,花花的美梦
分类:文学小说

  一
  自从转到桃花小学读书以来,花花一直以来梦寐以求能拥有一双属于自己的白球鞋。因为学校每次活动:歌咏会,运动会,出市里参加大的游行活动,学校都要统一服装,白上衣、民警蓝裤子、白球鞋这是标配,每次重大活动这三件宝必不可少。如果自家没有,就一定得找人借来穿上参加活动后,还得清洗得干干净净,小心翼翼,送上门,并再三表示感谢。因为只有这样有借有还,再借才不难。
  白衬衣家里不论新旧无论如何能找上一两件,长了的捋起袖子,把衣服扎进裤子里就不显长不显大,短的有短的风韵,只要能遮住肚脐,凑合也显得颜色整齐统一了,裤子没有民警蓝,黑的也能凑合着用,就是那洁白炫目的白球鞋难找到,三块多钱一双,谁有谁宝贝着,怎肯外借。
  这不,学校举行秋季田径运动会,开幕式队列表演,体育委员小华说了:“全班参加,统一服装,一个也不能少,白衣蓝裤白球鞋,没有的想办法去借。”
  这是一个令花花喜欢而又头痛的事。花花最喜欢体育活动了,在乡下山野田垄上跑惯了的丫头到了街上还真有优势,那就是体育活动样样在同学中挑尖,一般街上姑娘是难以比得上的。
  花花自豪之中却每次还是喑然伤神,落落寡欢。因为街上的女同学都有漂亮的裙子,最吸引花花的是那一双洁白的白球鞋配上一双洁白的袜子,袜口沿的那两道红色圈就象一道魔咒,紧箍在花花心中,让花花常梦见自己也有一双那样洁白的袜子和那样洁白的白球鞋。
  任务下来了,花花自己没有白球鞋,找谁去借呢?左思右想,谁家有现成的白球鞋等着人借呢?
  同住家属楼的亚雄有一双,他那个做医生的妈妈特别爱清洁,肯定不会同意外借,虽然亚雄的脚和花花的大小差不多。找大脑壳借,花花却更不想,一双香港脚臭得大老远就能闻到臭气,就是大脑壳肯借给花花,花花也不愿意穿呢,染上香港脚可不得了。其他太大或太小,花花穿不了,花花想,还是找妈妈要钱去买一双新的吧。
  花花还没开口找妈妈要钱买,妈妈似花花肚子里的蛔虫,劈头盖脑一阵:“饭都吃不饱,哪有钱给你买白球鞋,想买白球鞋,自己去赚钱。”简直就是自讨没趣极了。
  一双白球鞋要三块钱。妈妈一个月的工资才二十九块五,家里的一应开销全靠这二百九十大毛,妈妈恨不得一分掰成两分花,怎么也不会给花花钱去买那中看不中穿的白球鞋。
  
  二
  到哪去赚这三块钱,花花不想失去参加这次参加队列表演的机会,内心更想拥有一双自己的白球鞋。花花正在发愁之际,同住家属楼同校不同班的亚雄说:“厂部照顾子弟,锅炉房烧后倒出来的煤渣可以捡了再交锅炉房,一分钱一斤呢。”
  “真的吗?”花花简直不敢相信世上有这样好的事。
  “真的。骗你是咯个!”亚雄朝花花伸出自己的小手指。
  那太好了,我们马上行动。花花拉着亚雄就朝锅炉房跑。
  在厂部同住的家属中,虽然亚雄家境算好的,妈妈是厂部医生,爸爸是机关干部,但他的勤工俭学做得比谁都不差,他这才从妈妈那得到的最新消息马上在所有家属子弟中传开了。
  花花一不做,二不休,和亚雄第一个赶到锅炉房前。
  一个大坪里堆满了燃烧过的煤渣,坪的周围还有许多菜,原来这是征用过来的菜地。煤渣象一座座小山一样横亘在花花和亚雄面前,在扭结变形的溜渣(花花他们这么称呼煤渣)堆里有许多大小不一黑黑的炭,亚雄说这就是焦炭,捡起来可以回炉,比那些煤炭还经烧些呢。
  花花真心佩服亚雄懂的这么多。
  
  三
  可是怎么捡呢?捡了又放哪里呢?花花左看右望,这座单独建在工厂最里边的大锅炉房,离厂部家属区只怕有一里多长的路,捡回来的炭不可能放在家里,可在锅炉房哪里能放呢?
  花花朝亚雄说:“你去问下那些烧锅炉的叔叔们吧。”花花内心胆怯,不敢去问。
  亚雄却说:“我才不问,要问你去问。”
  花花极力劝亚雄:“你去问好些啵,你妈妈是医生,师傅们最听医生的话。”
  亚雄还是不肯,正纠结中,一个师傅推着小车从锅炉房出来了,将一车新出来的煤渣正好倒在花花与亚雄所站位置的不远处,一股黑又浓的烟平地而起,而带着红红的火焰的煤渣在嗞嗞着响,烤的花花和亚雄直朝后退。
  师傅一边把车拖的哐哐作响,一边问:“是不是来捡煤炭的啊?”
  花花和亚雄连忙回:“嗯呢。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是不是捡了没地方放?”师傅大声地回应着他们,又用铲子在铲小拖车里的渣渣,嘴上叼着的一根本纸烟随随着师傅讲话一上一下的跳动着,花花生怕会掉下来,可纸烟就象沾了胶水一样长在师傅的嘴上,从头至尾没有离开过师傅的嘴巴。
  等煤渣的烟雾消散了一会,花花看清了这位师傅是一个黑大个,脸上有一层厚厚的黑灰,胡须上都挂着一粒粒细细的黑珠子,他眯缝着的眼睛里露出一些亮光显得很亲切,当他取下嘴上的烟时,花花还看到他面部唯一白得耀眼的是满口洁白齐整的牙齿。
  “黑哥叔叔,黑哥叔叔,”亚雄这么称呼着他,“黑哥叔叔,你告诉我们到哪找工具,我们要捡煤炭,可一没的工具,二没装的东西,三不知如何交锅炉房。”
  原来黑哥叔叔在一次重感冒时找到亚雄的医生妈妈看过病,正好亚雄在场,就知道了大人们是这么叫黑哥,他加个叔叔权当尊称了。
  不过,黑哥叔叔人可真好,他告诉我们到那个制造车间去找旧的不用了的小铁桶,到后勤科或食堂去找不用了的烂竹筐,最好还找机修车间的人要一双手套,工具齐备就可以开捡了。
  “不过,你们得把你们捡的焦炭交给我,我就给你们称秤,打证明条子,你们拿了我的条子就可以到行政科领钱了。原来黑哥叔叔是锅炉班的班长,我们子弟捡的炭都归他管收管打证明条子。”
  万事俱备,只要捡炭,捡了炭就会有钱,有钱就能买白球鞋了。花花做梦都笑开了花,因为那样就可以和街上的女同学们一样,可以拥有自己的白球鞋了。
  
  四
  不管清晨傍晚,不管风吹雨打,不管读书放假。花花所有的空隙时间就是在锅炉房前的大坪里,煤渣堆前度过。有时是一群小朋友,有时两三人,大多时候是花花一个人在捡。
  小人儿多了在一起呆久了总是会发生许多的故事和玩小心眼被揭穿的事。正如一句古话所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花花最初跟亚雄、大脑壳常相互邀约一起去捡煤渣,因为他们三人住在一栋楼。三人的成果---三只大旧竹筐也摆放在一起,锅炉房的大门外后面,那大门有两层楼高,一面墙那样宽,当大门打开时正好遮住了三只竹筐,不影响锅炉房的清洁,虽是一起捡,可手脚有快慢,开始一两天不显形,一周之后,战果有明显差异了。
  亚雄有大半筐了,花花的一筐也冒尖了,大脑壳的半筐都不到。相比之后大脑壳说,不用急,看我的,明天和你们一样多的。
  大家谁也不相信他说的话,因为就是他不睡觉,不读书,成天成晚来捡,他一个人一天也捡不来这么多啊。不然,一周都只捡了半筐都不到呢。
  谁也没有理会的大脑壳的话,权当他在吹牛罢了。
  可是,可是,在第二天放学回家吃中饭后,花花习惯性地来到了锅炉房前,准备有空就捡几粒焦炭。当她走近竹筐准备拿捡煤工具时,花花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摆在一起的三只竹筐现在分不出谁多谁少了。一定是大脑壳早上来做了手脚,把花花多的均到他自己的筐里了。
  气愤不已的花花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大脑壳筐里的炭就往自己筐里捋,一边捋一边骂:“讨死的大脑壳,坏透了顶的大脑壳,自己偷懒不好好捡,把别人的劳动成果偷来,这不就是一个专门从峨嵋山上下来摘桃子的蒋该死吗!再也不跟你一起玩了。”
  正当花花捋得起劲,骂得放肆之时,一个声音传来:“喂,你搞么子?不好好捡炭却捋别人筐里的呢?”花花扭头一看,说话的是黑哥叔叔。
  花花顾不得礼貌,直朝黑哥叔叔哭骂道:“该死的大脑壳,自己不好好捡,把我的炭偷偷倒到他自己筐里了。”
  黑哥叔叔是常看他们一起捡炭的,他知道花花手特快,捡炭的手就象公鸡啄米一样,别人一只手捡,花花可左右开捡,眼明手快,别人还只有半桶时花花也是小满桶了。
  黑哥叔叔说:“大脑壳做得不对,可你这么做也不对啊。大脑壳错也错了,你骂也骂了,况且你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大脑壳做的对么?仅凭猜测怎能就判定是他呢?”
  花花转念一想,也是。虽然昨天大脑壳那么说了,但自己并没有亲眼看到他倒炭呀。但花花心里认定只有大脑壳会这么做,因为他昨天说过的话花花是不会忘记的。
  黑哥叔叔又说:“这样吧,你捡了一筐了,可以交一筐的炭了,你这一筐我帮你算一百斤。我倒到锅炉房的煤炭一起去。”
  当花花把自己一筐炭倒到锅炉房的煤一起时,黑哥叔叔拿着一张白纸和递给我,上面写着:
  今收到
  花花送来焦炭一百斤。
  签收人:黑哥
  年月日
  拿着这张纸条,花花破涕为笑,一百斤就是一块钱了,有三个一百斤不就是三块钱么?有三块钱就可以买一双花花心仪已久的白球鞋了。
  
  五
  花花小心翼翼地把收条收藏在文具合里,心想等赚够三张一百斤的条子就可以去行政科兑现了。
  明天起还得加紧时间,多多捡点焦炭。于是,花花每天早晨五点半就起床,比别的小朋友早起一个小时,天还没亮,凭煤渣里的余火,借锅炉房前一盏半明半暗的灯光摸索着捡。因为晚上倒的几大车煤渣没有人捡过,好多大的焦炭摆在上面,花花一会儿捡上了一铁桶,有时早上运气好,可以捡上半筐,等到大家都起来时,大的已经捡得没有了,小伙伴们就扒开煤渣堆挑那些幸存下来的焦炭,那些小小的黑炭躲在溜渣子一起,你不挑开他是不会出来跳到你的铁桶里的。
  一个个心灵手巧,眼明手快,很少有逃过小伙伴们的金睛火眼的。锅炉房前的煤渣山被他们都翻了一个遍。锅炉师傅们最喜欢孩子们捡来的焦煤和在好的原煤一起烧,说是火劲足,一公斤焦煤当得几公斤原煤。是真是假,小朋友们不得而知,但大家有了一个赚钱的机会是不会放过的。
  这天周日,本是一个好睡懒觉的时候,花花按习惯早起跑步兼捡煤渣。真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住在厂部家属区的子弟都早早起来,散落在锅炉房前的煤渣坪,低头捡煤渣,连住在外面的子弟也进来了。因为这实在是一个赚零花钱的大好的机会,哪个人不想呢?
  花花跑到自己的竹筐里去拿工具---装焦炭的旧铁桶和手套,可啥也没有了。捡焦炭必不可少的工具啊,一粒粒焦炭捡起来,得装入旧铁桶里,有时刚从锅炉里倒出来还很烫的炭也得铁桶装才行,谁拿走了花花的捡炭工具呢?
  问谁谁摇头,都自顾自在捡着,这黑黑的旧铁桶都是从车间里拿出来的,一个模样,从外面看谁也分不清哪个铁桶是谁的。所以时常有人分不清自己的工具,因为人少,有装的就行,大家也就不计较,可是,有时新来的子弟,还没摸清头绪,看到上好的焦炭随手拿着别人的工具捡一会,再还过来也是常有的事。但自从有一次大脑壳和华伢子为捡炭用的铁桶打了一架以后,大家都在自己的铁桶上做了记号。
  来街上以后,花花从以前的粗心大意也变得细心甚至于是长了一点心眼了。她在自己铁桶把上系了一根小红绳,虽也变黑,却也能分辩也与他人的不同,并且她在自己的桶底上是做了记号的。看没有人回复她的提问,她朝这人瞧瞧,那人瞄瞄,终于看到了,住在外面今天周日才进来捡炭的子弟行政科长的满女----辉妹佗手里提的就是花花的铁桶。
  花花朝辉妹佗走去,说:“辉妹佗,你怎么拿我的铁桶呢?我自己没用的哒。”花花原本想辉妹佗说对不起,马上还你,花花就会算了。
  谁知辉妹佗忽地立了起来:“哪个拿哒你的,你喊它试试,它要答应你我就把得你。”
  辉妹佗的爸爸是行政科长,在家属子弟面前他比厂长威信还高,大伙只认得科长不知谁是厂长,捡焦炭的白纸条也得由他签上同意二字才能在财务科领到钱,妈妈在食堂做事,家里条件好,其他小孩大多精瘦瘦一个个的,唯有辉妹佗是胖妞,脸长得象烟台苹果,肥的腰都弯不下,平时很少参加厂部行政科安排的家属子弟勤工俭学活动。
  可见她来捡煤渣纯粹是图好玩罢了,因为大家在一块,除了捡煤,有时也做游戏玩,一个大渣坪,一大群大大小小十来岁的孩子,捡煤的辛苦早被快乐的游戏替换。辉妹佗肯定是被吸引了才来的,她家根本用不着她来捡煤。
  捡就捡吧,拿了人家东西还没一句好话,花花也顾不上她爸是啥科长了,一把抢过旧铁桶,来了一个底朝天,把辉妹佗捡的小半桶焦煤又复原到了煤渣堆上,捡煤的子弟们一轰而上,几下就扒拉到了自己的铁桶里。
  花花指着铁桶底上的一个刻痕对着辉妹佗喊:“你看,你看,我的名字在这里!”
  辉妹佗先脸红,然后一愣神,看到自己的收获被其他人瓜分,突然赖在地上嚎头大哭,一边哭一边骂:“你们欺负我,你们欺负我,我要我爸爸不给你们签字。呜呜呜。”

一来了个叔叔叫小歪帽儿

吉吉是一只毛茸茸的小黑熊。

小黑熊吉吉的生活真快乐。太阳多么明亮,树叶多么绿,小溪流多么清澈,野葡萄的汁又是多么甜!在他居住的树林里,还有那么多好朋友:小梅花鹿娇娇、小老虎花花、小野猪大脑壳、小猴子淘淘大家天天在一起,玩得可高兴啦!

可是,快乐的生活里,也有不快乐的时候。

有一天,吉吉和朋友们在一片小树林里玩儿,听见林外山坡上,有一群人嘻嘻哈哈地笑。大家都听见了,都想:这群人笑什么呀?他们就从树林望探出头来瞧。

原来,是一群小学生在爬那个山坡。别人都爬上去了,只剩下一个小胖子,怎么也爬不上去,大伙儿正笑他呢。他已经爬得满头大汗,又一、二、三!从底下往上爬。他刚刚爬了一半儿,就连人带碎石子儿,一起从半坡上滚下去。再爬时,一个小女孩从上边伸下手来拉他,没想到,这回不光他自己没爬上去,连那个小女该也让他扯下坡去了。

小女孩爬起来,拍着身上的土,对那小胖子说:

哎哟,你可真熊!

山坡上的队员们一齐哈哈笑起来,都说:

真熊!真熊!

树林里,小老虎花花问朋友们说:

他们说‘熊,是什么意思呀?

小猴子淘淘说:这你还不懂?‘熊就是笨蛋的意思呗!

小野猪大脑壳说:那吉吉是‘小熊,就是‘小笨蛋的意思呀?

小黑熊吉吉不高兴了,他说:你才是小笨蛋哪!

大脑壳有点儿委屈,嘟哝着:又不是我说的

小猴子淘淘对吉吉说:是我说的,怎么着?你也够笨蛋的了,那天你不是也没上去!

吉吉说:你看见啦?你看见啦?

淘淘说:看见啦!看见啦!就看见啦!你爬了半截儿,就轱辘下去啦。小石头儿也跟着你往下轱辘,直敲你脑袋。你缩成一个黑球球儿,捂住脑袋,还当是谁拿石头砸你哪!

小猴子这么一说,大伙儿都笑起来。小梅花鹿娇娇说:

你们别说吉吉了,他都不好意思了!

娇娇是好心,可是她这么一说,大伙儿都看吉吉,吉吉更不好意思了。

他们在一起玩儿,也有吵架的时候。打这以后,别人吵架没事儿,小黑熊吉吉一跟人家吵架,人家就说:小笨蛋!你是个小笨蛋!

不光是说小笨蛋,还骂他小黑瞎子、狗熊!

本来吵得挺起劲儿,一听见这些话,吉吉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一声不吭了。

我瞎么?小黑熊吉吉委屈地想。一点儿都不瞎!干嘛叫我‘黑瞎子

吉吉特别讨厌狗。那些小东西一点儿力气没有,就仗着主人手里有支猎枪,拚命汪汪叫、吓唬人!他什么地方像狗呢?凭什么要把他跟狗扯在一起,叫狗熊?

小黑熊吉吉觉得生活不那么快乐了。跟小同伴们在一起,他总觉得自己比别人矮着半截儿。别人欺负他,骂他,他也不敢还嘴,生怕招来那些难听的话。

又有一天,树林里来了一个叔叔。他穿着件夹克衫,歪戴着毛线小帽儿,肩上挎着照相机。他一看见那群小家伙在树林里玩儿,就高兴地喊:

都在这儿!啊简直太好啦!请你们大家都过来!

大伙儿围上去,那个叔叔说:

我是《儿童画报》社的摄影记者,叫‘小歪帽儿。我今天到这儿来,是要给你们拍照,然后把你们的彩色大照片,登在《儿童画报》上。这样,全国的小朋友都会看见你们活泼可爱的姿态啦!你们说,好不好哇?

大伙儿一齐喊:好!小黑熊吉吉喊得特别响。他们都愿意让小朋友们快活。

小歪帽儿叔叔就开始给大家拍照。

他先叫出小老虎花花,让他站在一块大石头上。花花站在上边,觉得自己很神气。他坚起尾巴,睁圆了眼睛,直瞪瞪地瞧着照相机。

好极啦!小歪帽儿叔叔往照相机里看着说,眼睛再瞪大一点儿!尾巴再坚得高一点儿!好!

照相机咔嗒响了一声。小老虎花花照完了。

小歪帽儿叔叔又叫出小猴子淘淘来。淘淘一下儿就蹦到那块大石头上。叔叔说:

啊,不不,你应该在树上!

淘淘嗖嗖地爬上树,坐在一个大树杈上。他一只手扶着树枝,另一只手规规矩矩地垂下来,脸上一本正经。

太死板啦,摄影记者叔叔说,那只手别垂着,要这样子

叔叔把一只手横在自己额头上,搭个凉棚。

这太容易啦!淘淘把那只手举到眼睛上,搭了个凉棚,那样子可比记着叔叔可爱多啦。

这样好!记者叔叔用照相机对准淘淘说。笑一笑!笑一笑!

小猴子想尽力笑得好一点儿。可是大伙儿在旁边瞧着,只觉得他一龇牙,做了个怪样子,不由哄地一声全笑了。

照相机对着高处咔嗒一响。小歪帽儿叔叔十分满意地搓着手说:

太好啦,太好啦!小朋友们见了这张照片,都要高兴的!

小歪帽儿叔叔一个一个地照下去:小梅花鹿娇娇、小野猪大脑壳,小豹子斑斑

小黑熊吉吉心想:我做一个什么姿势呢?对啦,我最好直立起来,这样,小朋友看了一定会快活!我站着,把两只手举得高高的啊,不好,别举得太高,那就跟投降似的了对啦,我站着,举起一只胳膊,好像跟小朋友们招手:小朋友,你们好

吉吉正盘算着,就听见摄影记者叔叔说:

好吧,今天就照到这里吧。我还要快一点儿回去,好让你们的照片早些登出来!

吉吉楞了一下,接着喊:

叔叔,我还没照哪!

小歪帽儿叔叔说:这个啊,是啊,这个我的胶卷不多啦。再说,再说黑熊这种动物也太普通啦,小朋友不一定爱看。

叔叔又向大伙儿招招手,笑嘻嘻地说:

谢谢大家对本刊的热情支持!等《儿童画报》登出你们的照片,我立刻给你们每个寄一本来!

小歪帽儿叔叔说完,就急急忙忙走了。

大伙儿高高兴兴,吵吵嚷嚷地散了。

小黑熊吉吉站在那儿,好半天也没动。他是多么失望啊,简直都要哭出来了。

二长尾巴掉了

要是我能变成一只小老虎,该多么好!吉吉一边往家走,一边难过地想。就是变成一只小猴子也好我也会爬树的呀!

吉吉只顾胡思乱想,走着走着,踩到一根棍子的头儿上。棍子被他踩得不高兴,就翘起来,用另一头儿使劲敲他的鼻子一下儿,把他的鼻子敲得好酸。

小黑熊也很生气,可是看清那根棍子,他忽然又高兴起来。

那根棍子准是谁生篝火时,拨火用的。它被火烧得黑一块白一块的,很像是一条老虎的尾巴。要是把它安到身上,那可就像个小老虎了!

吉吉从大树上扯下一根又细又软的藤条来,把棍子的一端拴住,把藤条绕到自己的腰上。一下子,吉吉就长出一条大尾巴来。吉吉扭过头去瞧,觉得自己真像一只小老虎。

哈,这回呀:‘尾巴再竖得高一点儿!我也可以照相啦!

吉吉试着让尾巴竖起来,可是尾巴不动,倒是他自己原来的那条又短又小的黑尾巴,左右摇了两摇。

吉吉走了几步,长尾巴在地上拖着,扑愣愣、扑愣愣直响。他再走几步,尾巴干脆掉下来了。

吉吉气得要命。他抓起那根拨火棍,使劲丢向远处。

小黑熊一回到家,就气呼呼地问他的爸爸妈妈:

你们为什么不是老虎?

熊爸爸给问得摸不着头脑,他问吉吉:

你是怎么啦?我干嘛要是老虎?

吉吉跺着脚喊:你不是老虎,你不是梅花鹿,你也不是豹子!你什么都不是,偏是臭狗熊、大笨蛋、黑瞎子!

熊爸爸咆哮起来:好哇,你敢骂我!他跳上去,狠狠地给了吉吉一个耳光。

熊爸爸个子高,力气大,一巴掌把吉吉打了个大跟头。吉吉躺在地上哭起来,把不给照相和掉了尾巴时没流的眼泪,一起流了出来。 熊妈妈跑过去,把吉吉抱在怀里,替他擦着眼泪:

好孩子,不哭!

她又埋怨熊爸爸说:

你也不问问是怎么回事,抬手就打。吉吉也够可怜的了!他因为是熊,老是受气。刚才娇娇从咱们门口跑过去,说她照相了,还要登画报呢,还说别的孩子都照了,就是没给吉吉照

熊爸爸不说话了,只是叹了一口气。

三吉吉变成了熊猫

一天中午,山上、小树林里忽然一下子热闹起来。因为新的一期《儿童画报》印好了,小歪帽儿叔叔给每个小家伙邮来一本。只有小黑熊吉吉没收到,上边没有他的照片嘛。那些小家伙们急着翻开画报,全叫出来:

哎呀,我在这儿哪!

这个是我!嘻嘻

彩色的,真漂亮!

虎妈妈、鹿妈妈、猴妈妈、野猪妈妈,还有许许多多妈妈,也都像她们的孩子们一样高兴。她们到处跑,逢人就说:

我的孩子在画报上登出来啦!

瞧啊!瞧我那宝贝儿,照得多神气!

只有熊妈妈躲在屋子里,哪儿也不想去。她也不让吉吉出去,怕吉吉看见了自己的小同伴,会心里难过。

本文由ag亚游国际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吉吉变熊猫的故事,花花的美梦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