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小说
分类:文学小说

图片 1 白局,某大局下设之分局长。与某教授为友。教授之医学,高深莫测,白局膜拜之,待以师礼。
  时下之风:官场应酬必带女眷,官位愈高愈不能免。白局之妻燕氏,值芳年,后视之,则腰姿风摆杨柳,影像微步凌波;然前视之,则焦发瘢面,五官不匀,难称佳丽。白局每带其出,皆不爽而归:盖众人酒后必舞。翩翩之中,无人邀之,故燕氏常向隅不乐。逢交际场,辄推之。
  一日,白局对燕氏言曰:“大局年会一月后召开,大局长已令各分局之长携夫人与之会,汝必去。”燕氏乃曰:“我有疾若此,若去,徒增烦恼,不去矣。”白局曰:“似此不好向大局长交代,以为我夫妻之情有变。”燕氏曰:“汝真心爱我,必竭家财治吾之疾!”白局无奈:“岂能不治——名医名院皆访遍,不见效,且只有一月之期,奈何?”妻曰:“汝新近与教授友善,常称其高人,医术通神,何不与之讨教?或有良策。”白局曰:“诺,必当与彼恳求良方,以慰吾妻。”
  于是与教授谋。教授思之良久,曰:“吾创换头之术久矣,秘不外宣,人莫知之。子与吾莫逆,我当献技,可解难题。”白局大惊:“世上果有换头之技耶?此只神话中有之——即真有此神技,又取何人之头以换之?且吾颇懂法,触律之事,不敢为也。”教授笑:“何其愚也!以人头换人头,乃聊斋之传说耳!我之秘法,乃以最高科技,最新原料,制作人工头颅。其头面之逼真,与人无异。”白局曰:“若此,脸面丑俊可选择乎?”教授曰:“有明星脸模具百种,可参考为之。”白局闻言大喜:“幸哉!吾妻成美人矣!”教授复言:“一事须言明:换头非整容,面貌变,思想亦变。”而白局似若不问。
  与妻言,妻亦喜,遂择定一面容姣好如冰冰者,照样施之。术后观之,活脱一冰冰也!白局大喜,重金酬谢,且以教授为神也。至期,白局与之赴会。全场惊艳,群芳黯然。大局长对白局曰:“尔有佳人若此,岂可独享?与我共舞可乎?”白局呵呵,唯唯而已。燕氏受邀,欣喜至极,整晚,舞池再无他人,唯大局长与燕氏独占矣。
  翌日,燕氏对白局言:“大局已聘我为秘,即将上任。”白局惊,曰:“是乃羊入虎口之举!勿去!”燕氏曰:“是何言也?大局位高权重,聘我为秘,于尔亦好处多多。且我今美艳如冰冰,岂肯辜负芳华,老死厨房?”白局愕,视燕氏,若不识者,唯连声叹曰:“汝变矣!汝变矣!”
  自是,燕氏常陪大局左右,数月,与白局离异,大局补偿白局百万。不二年,燕氏又离大局,陪副部矣。数年之间,身价十亿数,掌跨国公司,成政界新秀,名声大震,人所公认之美女委员也。
  白局谓教授:“燕氏之变,何其迅也?”教授言:“吾曾有言在先:换头即换思想。俗语‘女人一漂亮,就想当娘娘’,不可不察也。”

吕明,初为小城吏,有文采,然无赏识者而身处低位,收入无多,住蜗居,出入步行。赖妻马氏营生,不至大困顿。妻马氏,善贩,奔走货卖,不事妆扮,状若无盐,夜眠则鼾声如雷。马氏尝怪吕明,谓:“汝男子,当自强,岂萎顿终老,做吃软饭者?况我之所能,仅糊口而已。君何不自勉?”吕明闻言,乃发奋上进,马氏倾所蓄积,更举债付吕明,为结交权贵做觐见礼。吕明曰“吾妻如此,皆为我故。我当改书生气,竭尽手段,求彼推举。”乃屈身事权贵,阿其所好,供其驱使,舔痔吮疽,类若奴仆:遂得其赏识。自是,宦途通畅,十年间,得登高位。迁居省城,家境大变,金屋豪车皆有之。马氏乃弃旧业。
  吕明宦位既显,所见同僚携如花美眷,或有二奶三奶随之。转视马氏,形容粗陋,不堪相媲。吕明乃与马氏言:“我今贵矣,汝,亦夫人也,出入有所,不可不重仪表,不然,颜面何存?”马氏依言,重金置妆,铅华满施,然终无掩旧貌,厅堂不敢登。吕明亦无奈,虽无言,心与之远。曰:“尔呼噜震耳,扰我睡眠,影响工作矣。”别室而居,凡有社交,亦皆独身前往。
  马氏性直且烈,所谓河东吼狮者也。察吕明之意,乃雇私家侦探,且以定位系统、监听系统等手段查其行踪。吕明外遇苗头方露,马氏即责之以小人得志、忘恩负义等语,行训诫之事,且欲告之上司。吕明惧,不敢与之辩,远异性。故为官十数载,花草不沾,风流无缘。上司曰:“吕明处官场,妻貌不扬而能甘苦共之,不离不弃,不嫖不包,乃时下无多之品行端方者,虽柳下惠再生,不能过也,堪为楷模。”遂树为道德标兵,命官场之人学习之。
  吕明时年五旬,虽名至实归,然心中常怅惘。一日,见天气晴朗,仰望蓝天,见有浮云玉垒,日耀斑斓,随风飘荡,分合变化,类人类物,万千形象。吕明爱之,凝视良久。自是,吕明常以观云为趣。观之未尽其乐,又取纸笔划云图——盖吕明原通画技——所画之云,蜿蜒风动,雅致纷呈。又兴未尽,更画佳人于彩云之上,其体态婀娜,裙裾飘荡,秀发飞扬,与云映衬,美媚嫣然。自叹曰:“吾之所画,仙人也,虽洛神之美,不能过之。”日久,积画甚多,匿于床柜,夜深,于灯下把玩甚乐。
  一晚,饮酒大醉归,展画而视之:见画面云彩依然,而画上之佳人皆不见:吕明惊异莫名,以为醉后眼花,闭目而揉者三,睁视,忽见佳人前立,其状其神其态,画中人也。
  吕明惊,扑地拜倒:“意中仙子下凡矣!我幸何如之?”
  仙子曰:“汝知我云霄幻仙之名乎?”
  吕明言:“不知也。”
  幻仙曰:“既不知,何屡偷画我之容貌?无礼甚矣!”
  吕明剖白:“错怪矣!我所画者,因云生像,随手所作,即相像,亦想当然耳,非有意唐突。”
  幻仙皓齿露,明眸闪:“恁般巧事,岂有缘哉?”
  吕明视仙子明艳,心旌摇动,胸中血涌,欲言又止。幻仙觉,笑曰:“君自有妻室,若见色起意,岂登徒子乎?”
  吕明双膝跪倒,手曳裙佩:“幻仙不我知也。我虽有妻,厌之已久,空名而已。无奈之情,积之久矣。所以画仙子者,以慰寂寥也。久闻心之至诚,可动天人。我素日所画,实寄托之意。今仙子降临,必天生怜爱,以卿授我。岂可错过!”
  幻仙愠:“汝勿胡言!我,紫府仙人,岂肯自堕尘缘——然汝有此孽海愁肠,吾当为汝释怀。有婢女名云变,思凡久矣,今宵赐汝——此婢善能变化,古典、时尚、海外各种女子形象,随所欲耳。”
  吕明闻言大喜:“如此神妙,超古绝今矣!”云霄幻仙即招手云间,一妙龄女随之自云中飘然而下,站立眼前。云霄幻仙即曰:“此女,名云变。今宵归汝,善待之!”言罢不见。
  吕明惊,转视身侧,婢女犹在,喜。曰:“幻仙言汝能随意,真否?”
  云变曰:“然也。”
  吕明即命:“变时尚如何?”云变摇身,即成时尚,画烟熏妆,着比基尼,略显狂野:吕明大喜。
  明日,又曰“变淑女如何?”云变摇身,则为淑女,旗袍窈窕,纨扇流苏,柔情绰态:吕明又大喜,
  后日,又命其变晚清宫女,再后日,又命其变西洋女郎……云变皆如愿,吕明喜不自胜,夜夜于飞,以为得遇神仙,人生无憾。
  倏忽年逾。忽一日,吕明归,依窗叹息,露愁苦之状。云变问其故,吕明曰:“我因一事得罪上司,莫可解释,事关前途。我知其乃好色者,欲献汝与彼,或可和好。”
  云变嗔之:“吾非妓者,既以随君,岂可再事他人?”
  吕明亦恼:“不闻貂蝉乎?彼以连环计,成万古名。士可为知己者死,义也;女为知己者不惜身,情也!”
  云变盛怒:“是何言也?重名利而以所爱授上司,邀彼之欢,人伦何在?如此之辈,而幻仙命为我主,不识人若是,乃其过也!我诉之,必将惩汝!”言毕,飞身而起,破窗而出。吕明不及多虑,跃起追之,失足而跌,下视则壁立万仞,惊呼:“救命!”
  马氏惊醒,屋内寻吕明不见;视窗外,则见其摔落于地。马氏急下楼,见吕明口中血出,双目茫然,口中仍微呼云变之名,不识马氏。马氏三问:“云变为谁?”吕明已不能言。
  数日后,有媒体消息云:吕明同志因担负重要领导责任,工作压力甚大,患有抑郁症,于某年月日不幸坠楼。
  马氏恨曰:“云变究系何人?使之至死仍不忘其名?我若寻得,当重惩之。”然终不知何处可寻。   

本文由ag亚游国际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梧桐小说

上一篇:螭珠之河洛篇,螭珠之青珏篇 下一篇:逐一击破,出秦归隐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