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分类:文学小说

承包责任制的春风吹遍了神洲大地,山凹里的黑瞎子屯也悄悄孕育着勃勃生机。
  一大早,庄东头的大喇叭还没有响起,翠兰就站在大街上骂鸡。
  “谁偷了俺的鸡,叫他不死在三十死初一,叫他吃了拉不下屎,养着变成了亲爹祖老爷……”
  翠兰命不好,去年死了男人,儿子黑蛋才9岁。要说偷鸡偷谁的不好,偏偷她家的。就那一只下蛋的鸡。
  “嫂子,乡里乡亲骂啥哩?谁能偷你家的鸡,回家再找找。”大牛揉着睡眼出了门。
  “哟哟哟,说的倒轻巧,事没搁你身上,坏人脸上没写字……”翠兰正在气头上,听不进话儿。
  大牛被噎得一愣怔,嘟囔道:“不就一只鸡吗?犯得着搅得乌烟障气?”
  “哟哟哟,你没偷,没偷连什么茬?见有拾东西的,就没见过有人拾挨骂的。”
  “那你别老冲着俺家门口骂,骂的半截庄子臭哄哄的。”
  “哟哟哟,这大路是你家的?人不咋样,管的这么宽?俺爱怎么骂怎么骂,没提名,没提姓,看哪个龟孙敢答应?”
  “你你你——骂人也不怕烂屁眼?”大牛结结巴巴,脸憋得发紫。
  “你说谁烂屁眼?你说谁烂屁眼?你光棍一条,见过女人的屁眼吗?活半辈子连点晕腥没见过,俏的不轻哩!”翠兰叫着跳着一指一戳向前凑。
  “去你娘的”大牛大喝一声,一抬腿“扑嗵”翠兰坐到地上。
  “再骂,再骂揍死你个狗日的。”
  翠兰急怔两眼,嘴张多大,不出了声儿。
  “娘娘娘,咱家的鸡在草窝里抱窝哩!”黑蛋一溜烟跑过来。
  翠兰回过神儿,一把抓住黑蛋朝屁股上掴了两巴掌。黑蛋嗷嗷叫。
  天没晌午,大牛“啪啪”拍翠兰家的门。
  翠兰怯怯地问:“你还想干啥?没打够?”
  “不是哩嫂子,俺赔礼的,捞了鱼给黑蛋吃哩!”大牛支唔道。
  “不稀罕,该扔哪去扔哪去。”翠兰瞥见他拎着两条大鲤鱼,活的!
  “嫂,还生气?都怪俺,那——那儿还疼吗?要不你踢俺?”
  “滚!”翠兰羞红了脸,下意识地又摸摸自己的屁股。
  “嘿嘿嘿…”大牛咧着嘴,把鱼小心翼翼地挂在门框上,走了。
  翠兰倚在门上,心乱如麻、有气无力。
  “娘,真香!俺要吃鱼……”黑蛋围着锅台直转悠。
  翠兰幽幽地说:“小馋猫,娘给你留着,过会儿先去给你大牛叔送一碗。”            

白飞飞看着那个冲进酒吧的中年妇女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不由自主地说:“怎么回事?” 安铁一看这架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赶紧放下手中的酒瓶,静观事态的发展。 此时,正是下午4点左右的光景,酒吧里刚上几个客人,那女人烫着一个时下在这个城市中年妇女中非常流行的发型,头发成淡黄色,由于身材高大、肥胖,走路虎虎生风,看起来就跟个黑山老妖似的。 这女人冲到姓孟的教授和周翠兰身边,停下来大口喘着气,估计由于一时激动,伸手指着孟教授和周翠兰指了好几下也没说出话来。 周翠兰赶紧站了起来,尴尬地道:“孟先生有朋友来啦,那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周翠兰起身要走,就在这时,这个女人大吼一声,把酒吧里的几个客人都吓了一跳:“你给我站住!” 周翠兰愣了一下,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眼睛四周瞄了几下,迅速地镇定下来。绷着脸站在那里看着孟教授如何反应。 自从这个女人出现在酒吧之后,孟教授就一直六神无主地坐在那里,脸色煞白看着这个女人嘴张了张,最后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气急之下,这个女人刚才凶神恶煞的气势看起来好像收敛了点,指着周翠兰,气急反笑地大声质问:“你是哪里来的骚货,叫什么名字?说!” 女人一开口,孟教授欠了欠身子,一只手抚了一下秃顶上硕果仅存的一缕长发,文质彬彬地说:“淑仪,跟这位小姐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你看你像什么话嘛?” “闭上你的臭嘴,你这个老色狼,我一会再跟你算帐。”女人一听孟教授一开口,转头用手指直指孟教授的鼻子,厉声道。 孟教授脸色通红地又一屁股坐下,再也没敢吭声。 叫淑仪的女人接着对周翠兰冷笑道:“哦,原来是个小姐啊,多少钱一次啊,做鸡还知道选文化人,现在妓女心眼都多了,知道文化人好骗,都找文化人下手了。我看你土不拉几的,你是从那个农村来的啊?说,谁给你的胆子,敢勾引我家老孟?” “闭上你的烂嘴,你这个泼妇,你才像妓女,看你烫的这个头,跟个喜鹊窝似的,那么难看,谁勾引你男人啦,他只是经常来酒吧,我们随便聊几句而已。” 说实话,周翠兰此时的打扮比这个叫淑仪的城市女人要时髦得多,周翠兰比这个女人年轻,加上周翠兰本来就长得挺漂亮,往那里一站,眼前这个叫淑仪的女人马上就被比了下去。 周翠兰说完,女人妒火中烧大叫一声道:“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你一个乡下人竟敢到城里来撒野,臭不要脸了你,你以为你攀上个教授你就成凤凰了你,你个臭不要脸的土鸡。” 周翠兰听女人一通恶骂,脸色十分难堪地往安铁和白飞飞的方向看了一眼,显得无限委屈地说:“大姐,你说话可要有证据,我只是清清白白地跟孟教授多聊了几句,你就跑到这里像泼妇一样骂人,小心我告你诽谤罪,再说,你有本事就把自己家的男人管好,别在这里丢人显眼。” 那女人一看周翠兰说话突然讲起了道理,倒是愣了一下,接着,女人突然冷笑起来道:“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还狡瓣啊,我跟了你们好几天了,你还想让我把你们见面的照片亮出来吧,你还在这里给我装有涵养是吧,你这个骚逼。” 这女人说着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扑到孟教授身上,又踢又打地哭喊着:“你这个禽兽,头发都掉光了,你还色心不死,你让我怎么见人啊,我没法活了呀。” 孟教授这下慌了手脚,连忙赔礼道歉道:“淑仪,都是我不好,我跟这个女人真的没什么事情,我怎么可能跟她有什么事呢?我再怎么样我也不可能跟她有什么事啊,是不是?我们回去吧,别在这里闹了,那么多人看着呢,回家吧。” 周翠兰一听这个孟教授的语气里对自己充满了轻蔑,一下子就火了,马上跳起来骂道:“你这个老乌龟,你他妈的头上没长一根毛,你以为老娘能看上你,平时装得挺斯文,私下里比谁都色,什么教授,野兽还差不多,你还编排起老娘我来了,你也不撤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我周翠兰能瞧得上你,你以为你多读了几就了不起了,告诉你,赶紧给我从这里滚出去,你这不要脸的老色狼,老乌龟” 一听周翠兰那么骂孟教授,正在踢打着孟教授的女人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恶狠狠地看着周翠兰骂道:“你这个骚逼,我家老孟轮得着你说,你是什么东西,你就是个妓女,就当我们老孟嫖妓了,老娘不在乎,哪里轮得着你说话了?闭上你这骚气冲天的嘴,回家找你的野男人去,别在这里丢人,你再骂老娘扇你的耳光,你信不?” 周翠兰正在火头上,那里肯占下风,这女人一说完,马上冷笑道:“想欺负我,你到我们那里去打听打听,你还得回娘胎里重生一次,你敢吗,有胆你试试看?你们这种垃圾我见多了,赶紧滚,不然我到你丈夫学校去,你男人有那一点讨女人喜欢啊?就凭他那只能长几根荒草的秃头?和读的几本破书?你们自己在家自己偷着乐吧,我才不稀罕。我不过看他经常来我们酒吧,就跟他多说几句话,没想到给你们几个笑脸,你们就当爱情了?我跟你男人外出几次怎么了?他非要请我吃饭,我一没要他钱,二没跟他上床,怎么了?你再闹,我就到你们学校去闹,到法庭上去闹,告你们诽谤我的名誉,我还是单身没结婚,你们这一闹我以后还怎么做人?”说完周翠兰就放声大哭起来,哭得花容失色,无比委屈。 正在这时,突然从酒吧门口大步流星走进一个中等身材,精瘦凶悍的男人,安铁一看正是上次那个喝多了在酒吧闹事的童大牛,只见童大牛几步赶到周翠兰眼前,问:“我在门口看了一会了,就这种德行的人你还理他,你看他那熊样,什么东西,还教授,我看简直就是一个熊包软蛋” 周翠兰抬眼一看见是童大牛,没好气地说:“不要你管!” 童大牛也没理周翠兰,转身对孟教授也叫淑仪的女人道:“你们听好了,不要以为你是城里人就欺负我们从农村来的,告诉你,老子就是跟她一个村的,老子在这里有建筑队,一般城里的小公司我还没放在眼里,你们给我识相点,赶紧给我滚,以为你们有点文化就随便欺负人,你信不信你们把老子惹毛了,老子把你们家都给端了。” 周翠兰和童大牛的一番话,倒真是把孟教授和叫淑仪的女人震住了,一时之间,这个和周翠兰打得棋逢对手的女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白飞飞看到这里,正准备走过去劝架,被安铁一把拉住,安铁轻声说:“你这时候过去只是火上浇油。”说完,叫过两个服务员说,你们两个人过去,把那对夫妻拉到酒吧外面去,再把周翠兰拉到那个小屋子里去。 两个服务员听了安铁的话,于是分头行动,一个把周翠兰拉进了小屋,一个把孟教授夫妇拉出了酒吧,叫淑仪的女人虽然一边走一边骂,但看得出她一刻也不想在酒吧逗留,服务员很容易地就把两个人请出了酒吧。 等孟教授夫妇出了酒吧之后,安铁和白飞飞一起向着小屋子走了过去,那个叫童大牛的正站在小屋子的门边一声不吭地抽烟,看见安铁和白飞飞阴骘地点了点头,没说话。 安铁和白飞走进小屋一看,周翠兰正在里面伤心痛哭着,本来安铁准备说周翠兰几句,看到这架势,无奈地看了看白飞飞,白飞飞也是一脸无奈,不知道从何说起。 安铁叫服务员出去,把小屋子的门关上之后,站在那里等周翠兰平静下来。 过了一会,周翠兰抽抽搭搭地逐渐平静了下来,看了一眼站在自己眼前的安铁和白飞飞,低着头看着地上,一副委屈的样子,不时用手绢擦擦眼泪。 安铁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这时候该跟周翠兰说点什么。 这时,就听白飞飞开口道:“嫂子,这段时间已经出了好几次事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那我就不能再留你了。” 白飞飞停了一下,接着说:“虽然我知道你没做什么,跟人聊聊有时候还会对酒吧的生意有好处,但你是瞳瞳的妈,我们希望你注意形象,因为瞳瞳就跟我们的孩子一样,我们不希望这些事情对瞳瞳在精神上造成伤害。” 白飞飞说完,抽抽搭搭地抬头,看了白飞飞一眼,然后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安铁,又看了看门外的童大牛,然后说:“妹子,我不会让你和叔叔为难的,等过些日子,这个地方太复杂了,我想可能我真的不适合在这里干了。” 听了周翠兰的话,安铁倒是有些意外,安铁本来正在犯愁怎么跟周翠兰说,周翠兰总是这样在酒吧闹事对白飞飞的生意很不好,没想到周翠兰倒是先提出了这个问题。 安铁还没说话,就听到门外的童大牛说:“我早就说了你不适合在这种地方干活,你还不信。这种活有什么干的,我给你找个活,保证比在这里收入高。” 听童大牛这么说,周翠兰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快步走到童大牛身边,用手指着童大牛的鼻子道:“我叫你别到这里来,你怎么又来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赶紧给我走。” 童大牛见状,嘴里嘟囔着:“我是为你好,你怎么一来这里跟变了个人似的。”然后,转身出了酒吧。 见童大牛出了酒吧之后,周翠兰才返身进来,在小屋子里扫了一眼,颇为委屈地对白飞飞说:“妹子,给你添麻烦了,本来我以为这样对人热情一些,至少不会对你的酒吧有坏处,没想到惹了这么多麻烦,这城市人的心眼这么多,太复杂了。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我在不在这里干无所谓,只是别耽误你的生意。” 白飞飞说:“嫂子,你也别多心,有些事情你刚来,可能没有注意,反正,跟人聊天还是谨慎点好,工作的事情你还是先干着吧,我们回头再做计较。”白飞飞说完就离开了小屋。 安铁见状,叹了口气,说:“嫂子,这样吧,今天你先跟我回去住,现在酒吧这样子你也没法呆,我去跟飞飞说一声。”

本文由ag亚游国际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七百八十章

上一篇:我不认识他,书信体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