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医师效应,踉跄中踏实的步伐
分类:文学小说

小张医生的诊所从省城一家大医院请来了一位老医生,这个消息如长了翅膀般不出三五天便传遍了四邻八乡。顿时,前来寻医问药的乡亲把小张医生不足五十平方米的诊所围了个水泄不通。说实在,这种现象自小张医生的诊所开业以来是从未有过的。当小张医生笑容满脸,向乡亲们解释着这个老医生已经退休,他今后常住诊所,为乡亲们看病。乡亲们这才如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便蛮大度地道:“反正患得不是什么急病,等过天把空点来就诊也不晚。”等乡亲们三三两两散去了不少,小张医生这才缓缓舒了口气。
  渐渐人们发现,这个老医生架子挺大,从来不亲自给病人看病,就是有人去问他,他也用手指指小张医生道:“让他看了再说。”这个医生唯一的工作就是把小张医生开好的药方拿过去,戴上老花眼镜,翻来覆去看上一番,然后用红笔打上一个勾。有乡亲说,这情景挺象我们村里会计写好一个什么东西,总要让村委会领导看一下。
  小张医生诊所的生意日趋红火。按乡亲们的说法,这个诊所是货真价实。全不象社会上有的江湖郎中,牛皮越吹越大。病人袋里的钱越看越少,但病反被越看越重。一个盛夏的傍晚,一位被毒蛇咬伤,连家属都认为是没救了的垂危病人。小张医生用中西药结合,硬把他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于是,小张医生的诊所在乡亲们眼里更“神”了。
  一天,小张医生在县城工作的一个老同学来玩。见过那正襟危坐的老医生,不觉好生奇怪。悄悄问小张医生,你那搞了一辈子机械专业的老娘舅,什么时候改行当了医生?当小张医生急忙示意老同学别再打破沙锅——纹(问)到底时,发现身旁几个病人已交头接耳似乎在议论什么。
  但事到如今,小张医生的诊所并没有因为小张医生的老同学说漏了什么而受到影响,看样子前来就诊的病人还在不断增加。   

图片 1

踉跄中踏实的脚步

夜色朦胧,一轮明月,独见梢头。虫鸣呢喃,夜风习习,一流浮云,飘然而动。

一张木桌上四五样家常小菜,虽不丰盛,却精致别样。两张红脸,一张布满了皱纹,另一张却光纤发亮。

年轻点的是小张,医大的优秀毕业生。分配到市医院工作了两年,自感一身的学识与抱负无法正常施展,决定弃公职自谋出路。经过调查、权衡后在市郊一处范围较广的区域,准备开辟一片新的天地。这区域中,只有一位年长的“土医生”,俗称“赤脚医生”。

土医生是老张,已经在此处行医多年。并无见树,但为人和善,四周的民众都愿意与他来往。自然这是小张的“强劲对手”,想打破人们的先入为主,并不是那么的容易。

经过选址与装修,一间崭新的医馆拔地而起。老张的诊所相比之下,老旧而又疲沓。小张的朝气,老张的暮年,这又是一个硬伤,老张比拼不了。加上小张新开张,优惠政策,老张的病人都悄然移步医馆。

可是老张并不在乎,他说:“我老了,有人顶替是好事。”

大伙都认为老张甘败下风,也都纷纷转至医馆看病,老张的诊所逐渐门可罗雀。

时光飞逝如梭,转眼就是一年。

人们慢慢地发现,原先跑往医馆的众人,又都纷纷跑回诊所。可是医馆的医者没有变,价格没有变,甚至装修依然崭新,可是如今老张的诊所,又门庭若市。

人们百思不得解,一直观察着老张,可是老张依然与过往一样。看病,喝茶,听老调,与没有人找他看病那段时间一样,没有什么转变。

可不同的是,小张急躁如焚。查找了许多医书,询问了许多同学,观察了许多病人,就是无法察觉缘由。

最终,小张放下了医大毕业生的架子,约上老张,一来了解情况,二来交个朋友。

两张红脸,一张布满了皱纹,另一张却光纤发亮。酒过三巡,话便多了。

“张老医师,我敬您一杯。来了一年,逐渐发现您医术确实高明,令我佩服。我先干为敬。”小张举起酒杯正想一干而净,却被老张用手按住。

“小张兄弟,先别急着干完。酒也喝了,菜也吃了,你这宴请,我老张心领了。不过你之意不在酒,我老张也心知肚明。”老张微笑着,与平常一样甜甜的笑。

小张一阵尴尬,只好将酒杯放在桌上。

“小张兄弟,我其实也没有什么本事。不过,你来的这段时间,我也逐渐明白了,医者都应该如你。我想过些日子就把诊所关了,这应该是你的天下。”老张举起酒杯喝完杯子里的酒,然后向小张晃了晃,示意小张干杯。

小张蓦然地望着老张:“张老医师,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了解为什么一年后人们又都往你这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可不敢要您老人家关店呀!”

小张慌了神,又举起了酒杯,却不知应该喝下,还是不应该喝下。

老张开始有些醉意,却笑着说:“你误会了,我并不是在怪罪你。其实,我是真想放下了。”

“这是为什么?难道您不行医了?”

“行医是我的梦想,我没有读过医科大学,我家世代行医。所以,从小我的父亲便将祖传的医术手把手教我。可是如今,你来了,我明白医者的真正含义,你是个好医生。”老张笑着说道。

“张老医师,您过奖了。只是您又为什么要关店?”

“这一年来我对你的观察中发现你每次给病人看病,都会仔细询问病人的情况、病史,与病人讲清病理。如何配合医生治病,哪些食物、药物要注意食用、忌用。特别是可以在食物方便克制的,绝不乱用药。这方面你真是名副其实的医大优秀学生。”老张举起了大拇指。

老张眯着眼,放下了手:“可是,为什么一年后人们却都又跑我这里来看病了?原因也出在你是医大毕业生上。”

老张这样先扬后抑的说法,令小张诧异。

“这是为什么?”

“其实,是因为人心。因为人心的浮躁,当今的社会是一个信息万变的时代,也正因为信息的快速应对,使得人们急功近利的心态严重。只要可以快速完成的事务,没有人愿意过问过程,都只想要结果。往往完美的背后却是掩盖着丑陋现象下而产生的,并不是真正美丽的展现。”老张这样一说,小张似乎明白了。

只是他不明白这些与行医有什么关系?他承认信息时代给人们生活便捷的同时,一定也有它闭塞的一面。只是人们生活快捷了,节奏加快了,有什么不好吗?小张愣愣地望着老张,不知如何回答。

“是这样的。你有没有发现,你每次为病人看病时,总会认真地询问病情、病史,包括当天内或几天内所吃的食物、药物等等。问清这些后,你还会根据病人的情况与经验,告知他一定的病理,说清注意事项。可是你有没有发现,人们根本不关心你所说的,而只注重病什么时候会好?”老张这样一说,小张也发现确实是这样。有时,他还感觉有种秀才遇上兵的难处。

“所以呀,一年前,大伙都认为你是个好医生。把病由了解的透彻,把病理叙述的清楚。所以,都跑你那里看病去了。可是,后来跑回我这里的原因,就是你的正确行医手段。你会根据病人的病理,慢慢让病人恢复健康,而且这样做就是为了不再复发。”老张顿了顿,有意停了下来。

小张看看老张,他这样做完全是因为病人身体的需要,并没有什么过分的地方。他不明白,这有什么错?

“难道这样做有错吗?”

“你没有错,但是病人却认为你做错了?”

“为什么?”

“因为,你按病理慢慢调理病人,可能得三天以上,病是好了,可是时间太长。现在人太过浮躁,没有人愿意等那么久。而来我这里,我用药重,再加上前期都是我在看病,药量过重。你再怎么看,病人也看不好,只能找我看,药到病除。这样,表面上病是我看好的,其实加重药量对身体的坏处,你我心里都清楚。”老张说出了真实的情况。

“哦。”小张没有再说什么,因为老张愿意说出这些,已经是不容易了,等于砸自己的饭碗。

“观察了你一年,我知道你是真心行医,与我年轻时一样。所以,出于医者之心,我必须关掉这个诊所。只是如今多是我这样的医者,你独秀一枝的方式,可能吃力不讨好,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别再走我一样的路,我先走了。明天,我就会把诊所关了。你保重哦,小张兄弟。”

老张一口喝下一杯酒,起身走了。

酒喝多了,老张的脚步有点踉跄,但是小张知道老张走得很踏实。

月再起,云散,皎洁的月光,印照着老张的背影,依稀拉长了,仿佛为老张送行。


一元短篇小说训练营,019孤独一刀

本文由ag亚游国际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医师效应,踉跄中踏实的步伐

上一篇:第七百八十章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