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下野狐
分类:文学小说

女魃! 拓拔野心下大凛,下意识地翻身猛踹白玉石棺,“轰!”石棺连着那青铜虎兽凌空冲舞,猛撞在滔滔火浪上,登时炸裂卷焚。 女魃身势微微一顿。西王母趁势翩然回旋,厉啸如雷,“天之厉”闪电似的朝她眉心怒劈而入,红光爆射,呼吸一窒,被她护体气浪汹涌反震,半身如痹,豹斑白衣倏然着火。 西王母心中陡沉,还不待回掠,女★双眸如火焰跳跃,右掌疾拍,火凤迎面狂舞,眼前一黑,喉中腥甜喷涌,朝后笔直反撞飞出。 纤纤失声大叫:“娘!”话音未落,残存的半扇兽头铜门突然炸碎,又是一道绚光螺旋怒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撞在西王母胸口,她身子一弓,鲜血狂喷,手中的刀形玉胜陡然迸裂。 “翻天印!”拓拔野又惊又怒,西王母方才为救科汗滩,以两伤法术提前冲开经脉,已经耗损了近半真元,再这般被女魃、广成子接连重创,纵是十巫齐临,只怕也无回天之力了! 白影飞善,一人抢身冲入,哈哈狂笑道:“金族圣女死啦!金族圣女被我杀死啦!”将那道绚光凌空回转,托于手心,果然是广成子。 几在同时,九重门外杀声如雷,数千人持着火炬、刀戈,潮水似的汹汹涌入。烈炎、陆吾、蓐收等人冲在最前。 原来五族群豪在墓外听见相思犀角所传出的话语,无不惊怒愤慨,除了水族众人,其他各组都与土族混战了一场。若非广成子,女魃突然现身,大开杀戒,涉驮,计蒙等人多半早已被擒下了。 广成子、女魃真气超卓,合在一起更是势不可挡,一路猛冲。竟冲透重围,将陵宫内的玄冰铁闸门一一震开,杀至墓底。 此时,听见广成子的狂笑与纤纤哭喊声,金族群雄惊怒交迸,更如了一般,有的冲涌上前,围救西王母,有的则奋不顾身的朝广成子杀去,被翻天印撞震,纷纷飞跌横甩。 这陵墓正宫虽然高阔空旷,却也只容得一千多人。群雄争先涌入,登时变得拥挤不堪,彼此再这般推搡,激斗。更是摩肩接踵,乱作一团。 乌丝兰玛原本还冀望西王母拿相思犀角诈唬自己,目睹此状,心中残存的一丝侥幸亦荡然全无,杀机大作。挑眉俨然笑道:“陛下,他们既一心为白帝殉葬,我们也惟有成人之美啦。”冰蚕耀光绫飞卷流舞,朝晏紫苏脖子缠卷而去。 应龙、武罗仙子心领神会,纷纷抛下拓拔野,转身朝石夷等人攻去,想要趁着他们寒毒尚未完全消解,施以辣手。 蚩尤突然一把拽住冰蚕耀光绫,大喝道:“滚你***紫菜鱼皮!”他经脉虽震断大半,八极却完好无伤,此时寒毒渐消,真气如春河解冻。此刻奋起神威,涡旋怒转,登时将她凌空扯来。 乌丝兰玛手臂一紧,真气滔滔外泄,心下大惊,急忙回旋疾舞,抽回丝带。 几在同时,石夷、长留仙子亦冲开经脉,双双跃起,护住少昊等人。两人真气虽然只回复小半,但彼此心心相印,素光神尺与“似水流年”纵横飞舞,默契无间,威力猛不可挡,竟迫得应龙、武罗连连飞退。 女魃尖声厉啸,双袖火焰狂卷,猎猎冲来,所到之处人影翻飞,惨呼不绝。烈炎连声叫道:“妹子!妹子!”却始终唤她不醒,当下紫光爆舞,挥卷太乙火真刀,奋力阻挡。 祝融正与刑天率众赶来相助,望见帝鸿,悲怒填膺,顾不得女魃,喝道:“无耻妖孽,还我女儿命来!”从众人头顶踏空冲掠,霓龙双杖化作两条赤龙,咆哮飞腾,猛扑而至。 帝鸿嗡嗡怒笑,六只触角飞扬横扫,气浪澎湃,那两条赤龙被其凌空撞中,登时蜷身卷舞,鳞甲飞炸,变回双杖原形。 拓跋野牵挂科汗淮、龙神与西王母三人生死,无意与他缠斗,叫道:“祝神上,这妖孽先交与你了,我去去就来!”拉着纤纤冲掠到敖语真身边,运气封住她背心地伤口。念力扫探,见她与科汗淮虽然伤势极重,却暂时无性命之忧,松了口大气。 纤纤泪水汹汹,紧紧地握住科汗滩的手,连声叫道:“爹!爹!”又转身朝远处的西王母眺望,手足无措,哭道:“娘!娘!”生死关头,虽然众目睽睽,亦再顾不得暴露母女身份了。 拓跋野转头望去,但见广成子白衣翻飞,绚光怒卷,在众人中来去自如,似乎正朝西王母逼近,陆吾等人竟无一能挡其锋,心下大凛,这厮与金族仇隙极深,若夺得王母,昆仑上下必受其制。 当下不及多想,取出炼妖壶,将科汗滩与龙神收入其中,拉起纤纤,朝西王母疾掠而去。 金族众人见他赶来,无不大喜,纷纷让道。, 广成子眼见是他,目中几欲喷出火来,哈哈狂笑道:“拓拔小子,来得正好!天帝山之仇,今日可报!” 翻天印“呜呜”怒旋,狂飙撞来,被拓拔野天元逆仁天骄劈挡,当空乱转,绚光四射,气浪扫处,蟠龙香炉、镇墓铜兽碎裂炸舞,一片狼藉。众人哗然惊呼,潮水般四下退散。 混乱中,又听“咿呀”怪叫刻,二八神人驾着林雪宜、缚南仙大步奔入。对于这八个双头巨人而言,陵宫墓道实在太过低矮狭窄,费了许多周折,才终于钻到这地底正陵。 拓拔野精神一振,叫道:“林仙子,娘,你们来收拾这厮。”银光怒卷,将翻天印撞得盘旋飞起,借势朝西王母冲去。 林雪宜柳眉一蹙,冷笑道:“何方小贼,竟敢妄动五色神石!”二八神人呀呀怪叫,大步流星冲上前来,登时将广成子围在中央,迫得他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拓拔野拨开人群,冲到西王母身边,四巫围坐其侧,有的把脉凝查,有的研磨丹丸,愁眉紧锁,不断地唉声叹气,都已束手无策。 瞧见母亲双眼紧闭,脸上浑无一丝血色,纤纤泪水更如决堤洪水,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想要放声大哭,却浑身颤抖,哭不出声来。 平日里,对这严厉冷酷的母亲颇多怨怼,这三年来更与她形如陌路,但此刻,抱着她冰冷的身体,想着她往日对自己的种种期许,想着她对自己深埋着的柔情关爱,想着今日或许即成永诀……咽喉若堵,肝肠更仿佛被寸寸绞断了,每一次细微的牵扯,都会带来锥心彻骨地剧痛。 拓拔野念力细扫,心下大凛,王母心脉、经络俱已断毁,靠着四巫元丹亦只能再强撑片刻。 此时正值与帝鸿决战之际,一旦她登仙化羽,金族群龙无首,士气势必大溃。当下不容多想,扣住王母脉门,将金属真气绵绵输入。 过不片刻,西王母睫毛一颤,悠悠醒转。纤纤颤声道:“娘!”四周金族亦纷纷围拢而来。 西王母淡蓝色的眼睛恍惚地凝望着纤纤,过了一会儿,似乎才认出她是谁来,微微一笑,低声道:“傻孩子,你哭什么?人生百年,终有此日娘不过……不过是提前走了几天罢了……, 纤纤摇头哭道:“娘!娘!你别死!你不会死!”俯身紧紧地抱住她,似乎生怕她就此从怀中消失。 滚烫的泪珠不断地滴落在西王母冰冷的脸颊上,她伸出手,慢慢地擦去女儿夺眶的泪水,在她耳边轻声微笑道:“别哭。娘死了之后,你就是金族的圣女了,圣女是一族之尊,无论遇到多么伤心的事,也绝不能哭。更何况……更何况现在大敌当前,你又岂能在族人面前示弱?” 纤纤点了点头,肩头颤抖,想要强忍泪水,泪水却依旧汹汹滑落。 西王母转瞬凝望着拓拔野,似悲似喜,神情古怪,徐徐道:“拓拔太子,我是一族圣女,当以族人利益为重,从前我那般待你,也是无可奈何,望你能够体谅。” 拓跋野点了点头,心下黯然,隐隐觉得她这句话似有弦外之音,看是说与他听的,却像是在说科汗淮一般。 西王母秋波流转,扫望着四周环立的金族群雄,淡淡道:“我死之后,西陵公主登位圣女,少昊太子继任白帝,他们年纪尚轻,族内族外许多事情,还需各位尽心辅佐。耐心教诲。如有贰心叛族者,杀无赦。” 陆吾等人无不凛然应诺。 西王母眉毛轻轻一挑,又道:“盘古开天以来,阴阳交济。万物长生,女帝之后,五族为破蛇族之治,才反其道而行之,立下‘圣女不可婚嫁’的规训,流弊甚广,今日伏羲大帝既已转世为拓跋太子,欲迎娶西陵公主为妻,这条族规也是到了该废除之时了……” 众人一怔,面面相觑,微露为难之色。 方才听了帝鸿,玄女的话语。都知道所谓的伏羲、女娲神谶都不过是这些妖孽捏造出来地惑人之语,拓跋野这“伏羲转世”的身份自然也就难以让人信服了。而西王母与龙牙侯私通,生下西陵公主之事现在也成了天下尽知的秘密。西王母此举大有为自己洗罪矫饰之嫌。 陆吾脸色一肃,高声道:“娘娘所言极是!阴阳交济,乃有天地万物,圣女既代表天意,又岂能违逆天地至理?有敢逆天抗旨者。其头当如此炉!”抽出开明虎牙裂,骤然猛击在蟠龙香炉上,登时撞得粉碎。 众长老面色齐变。眼见蓐收、长乘、勃皇等人亦纷纷击地立誓,连忙附和应诺。 西王母反手扣住拓拔野的手腕,将他地手覆在纤纤的手背上,双眸灼灼地盯视着他,一字字地道:“拓跋太子,君子之诺,重于昆仑。望你永远记住祭天神台上的誓言。” 拓拔野一凛,脑中又闪过了龙女的温柔笑靥。若她现在此处,也必定会劝自己这么做的。不仅仅是为了纤纤,更是为了天下百姓。热血如沸,握紧纤纤的手,朗声道:“娘娘放心,我定当‘娶西陵、平四海’,开万世之太平!” 陆吾等人齐齐拜倒在地,齐声道:“誓死追随伏羲转世、西陵公主,剿除妖孽,平定四海!”声如洪雷,在墓室之中滚滚回荡。 纤纤脸上火烧火燎,心中剧跳,不敢抬头望拓拔野,又是喜悦又是悲伤,泪珠忍不住又扑簌簌的掉落在他与她的手背上。 西王母微微一笑,如释重负,脸上泛起晕红之色,眼波大转柔和,凝望着拓跋野,嘴唇翕动,似是想问些什么,又没有说出来。 拓拔野心领神会,小心翼翼地将科汗淮、敖语真从炼妖壶中放了出来。两人犹自昏迷,双手却不知何时已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西王母睫毛一颤,眼波登时迷蒙如水雾,指尖方甫朝他伸出,却又下意识地蜷缩收住。四周火光闪耀,映照着他的侧脸,白发如银,俊俏如昔……这一切多么、多么象第一次与他相遇的情景呵。 那夜蟠桃会上,也是这般***如昼,人流如潮,他卓然站在其中,衣裳鼓舞,双眸如星,脸上带着落寞而清俊的微笑,就象激流中的磐石,雪地里的青松,那么醒目,又那么离群。 她走到哪里,他的目光就追随到哪里,即便隔着九曲瑶池、茫茫人海,也仿佛心心相印,可为什么此刻,他与她指尖相隔不错咫尺,却仿佛横亘着万重青山、迢迢银河? 她的心突然一阵剧痛,泪水险些涌出,然而圣女是不能流泪的,就像这千年如一的巍巍昆仑,任由春风吹绿了草野,任由杜鹃染红了山崖,山上的冰雪却始终不化…… 想起雪山,仿佛又瞧见了蓝天万里,冰川连绵,他倚风站在雄岭之颠,吹着一管碧绿的竹笛,衣袂猎猎如飞,笑容在阳光下那么灿烂,灿烂得仿佛足以融化山顶地积雪。 她的意识逐渐变得迷糊起来,那些往事,那些笑语,那些蚀心刻骨的缠绵与誓言,也全都倏忽而来,倏忽而逝,就象四周地火光一般摇曳飘渺,不可察辨了,惟独他在蓝天下,雪上巅的身影越来越加鲜明。 他的笛声,反反复复的悠扬吹奏着,萦绕耳际,挥之不去。忽然,她想起来了,那是首古老的昆仑山民谣,从前每年春暖花开,他们在冰川之巅悄悄相会时,她总要和着笛声唱给他听。 “妾居昆仑山,君住东海上,相隔万里遥,咫尺一梦长。游鱼传尺素,春水寄相思,一掬多少泪,问君知不知?” 她微微一笑,嘴唇翕动,随着那笛曲无声地哼唱着,心中充盈着说不出的酸楚和喜悦。 恍惚中,仿佛又听到他低低的话语:“好妹子,不如我们一起离开这里,随着雪候鸟到天涯,到海角,南来北往,随处安栖……”她的脸颊突然滑过两行热辣辣的泪水,仿佛烈火焚烧,想要点头答应,喉咙中却发不出半点声响。 手中微微握紧,“格啦啦”一阵轻响,那刀形玉胜倏然碎裂,鲜血从她春葱似的指尖滑落,一丝丝地在白衣上洇开。 “娘!娘!”纤纤低声叫着,心中悲痛,几乎无法呼吸。这是她第一次瞧见母亲地眼泪,却也是最后一次。笑容凝结在她嘴角,映着泪痕,明媚得如此陌生。在她生前,山岳崩于前而色不变,临死之时却又是因什么而哭?因什么而笑? ****** 四周众人全都僵凝如石,怔怔不语。这些人中,有不少暗暗畏恨西王母,甚至恨不能除之而后快,但此刻当真目睹其死,却又仿佛天突然塌将下来了一般,空茫恐惧,无所依傍。 当是时,陵宫内刀光纵横,杀声响彻,各族群雄不断从那九重铜门冲涌而入,已渐渐将帝鸿等人围堵在墓室角落。 拓拔野胸膺如堵,蓦地起身喝道:“诛灭帝鸿妖魔,为白帝陛下、王母娘娘报仇雪恨!” 金族众人轰然齐应,怒吼道:“诛灭帝鸿,报仇雪恨!”除了蓐收、陆吾等人留下守护纤纤、西王母,其余群雄都在他率领下,四面围冲而去。 人潮汹涌,分成了三处战阵。应龙、武罗守护着乌丝兰玛,正与广成子团团合战蚩尤、二八神人,奋力朝陵宫正门突围。 殿角不远处,女魃火焰狂舞,所向披糜,杀得烈炎等人层层败退。十余丈外,帝鸿与祝融、石夷等数百群雄激战正酣。 祝融大袖鼓卷,“呼!”紫火神兵光焰爆吐,化作又宽又长的光火刀,裂风猛劈,被帝鸿触角扫挡,光火刀又突然如水波变形,涣散成七重红紫各异的光波,蓦地聚合为巨大的七星光戟,朝他猛刺而去。 帝鸿怒吼声中,四翼、六足齐齐狂扫,红彤彤的气浪排山倒海,兜头怒卷。祝融身子剧晃,嘴角沁出一丝鲜血,七星光戟赤光吞吐,倏地后撤聚合,变成厚达半尺的六角方盾。 “嘭嘭”连震,帝鸿两条触足又从旁侧雷霆狂扫,顿时将那光盾打得涣散开来。祝融闷哼一声,再也抵受不住,踉跄抛飞。四方冲涌而来的火族众将士被气浪扫及。纷纷拔地翻飞,摔出十余丈远。 拓拔野当先冲去,喝道:“先诛帝鸿,再伏余孽!”众人雷鸣齐呼。纷纷朝帝鸿围拢。, 乌丝兰玛格格笑道:“五行合一,其利断金。我倒要瞧瞧你们有何神通,能困住帝鸿陛下!”眉毛一挑,喝道:“布五行顶阵!” 话音未落,与广成子、女魃、应龙、武罗齐齐冲起,手掌贴在炼神鼎上,陀螺似的在帝鸿下方急速飞旋。鼎内绚光怒放,滔滔冲入帝鸿腹部巨口之中。 “轰!”帝鸿光芒暴涨,六只触角陡增十倍,猛撞在墓室四壁上。流火炸舞,碎铁迸飞,混金铁壁竟被生生撞出六个大洞来! 帝鸿嗡嗡狂笑。周身急剧膨胀,顶立于墓室之间,忽红忽黄,绚光刺目,六只触角像巨蟒一样飞腾缠扫。腥风怒吼,势如破竹。 所到之处,血肉横飞。金铁俱碎,烈炎、刑天等人无不趔趄摔退,就连二八神人被其扫及,亦咿呀怪叫,气血乱涌,那断了一臂的“阿五”更是直接飞撞出十余丈外。 众人大骇,惊呼溃败。稍有不慎,不是被那呼啸怒舞地巨大触角撞成肉泥,便是被卷起塞入那张血盆巨口之中。 刹那之间。便有五十余人被吸干真元,干尸似的四下抛舞,被直接撞扫而死的,更是不计其数。 拓拔野大凛,混沌分两仪,两仪生五行。广成子属金、女魃属火,应龙、武罗属土、玄女属水,再加上这妖孽自身体内的五行真气,所形成地五行气浪声势之狂猛,当世已无人可以匹敌! 各族群雄中,蚩尤、科汗滩、祝融等人重伤,石夷、长留寒毒尚未完全消解,虽有八斋树妖、烈炎、刑天等生力军,却仍不足以和这五行鼎阵相抗衡。尤其在这相对狭小的陵宫墓室里,与帝鸿这般对攻,更无胜算。 要想破之,除非神农再世,蛇帝重生……念及伏羲、女娲,心中突然一动,想起当日在沉龙谷内,与广成子、水圣女等人激战的情景来。是了,敌方有混沌之身,又有五行之气,惟独不知阴阳交济之法。要想破此鼎阵,惟有合两仪八极,形成太乙真气! 当下更不迟疑,返身冲回到纤纤身旁,叫道:“妹子,随我来!”不容分说,从怀中取出两仪钟,急旋变大,拉着她冲入其中。 纤纤不知他所欲何为,见他拉着自己面面向对,盘腿叠坐,“啊”地一声,脸上登时一阵酡红。这姿势几个时辰前方甫用过。自是永志不忘。大敌当前,众目睽睽,他为何竟会突出此举? 心中一动,瞬间明白其意。这两仪钟乃伏羲、女娲双修神器,若以神钟为寄体,借其八极,彼此阴阳转化,形成太极气轮,自当与帝鸿一决雌雄! 当下两人盘叠坐定,拓拔野双掌向上,她双掌朝下,“嘭嘭”连声,绚光在彼此掌心之间爆吐盘旋,击撞在钟壁上,神钟旋转的速度登时加快,碧光绕体,团团飞舞,火旋如狂飙。 铜钟嗡嗡急震,声如金石密撞,悦耳之极。绚光流利飞射,投映在钟壁上,五光十色,变幻万千。 两人朝夕相处了四年,彼此间早已极有默契。三年前天帝山上,便曾如此阴阳双修,贯通八极,打败了广成子与玄女。今夜在“蓝田花媒”催激之下,阴阳交济,水乳相融,饱窥两仪双修之妙。此时再行此道,更是驾轻就熟。 纤纤呼吸如窒,渐渐地,只觉丹田内真气狂涌,火、水、土、木四种真气沿着拓拔野的经脉,汹汹冲入自己双掌,沉冲气海,再翻腾为五行真气,遍体流转环绕,妙不可言。 两人越转越快,阴阳两气缭绕飞卷,直如春蚕织茧,越来越密。转到疾处,绚光滚滚,她再也看不见拓拔野,看不见自己,只看见钟壁上那些男女图像渐渐虚浮而出,彼此交叠映合,仿佛和他、和自己,合而为一。 碧光纵横,钟壁上那形如经脉、穴道的“山川湖海”投射在两人的身体上,形成了奇丽的图案。 她眼前一亮,仿佛乘风高上,突然冲入了浩淼无垠的宇宙,上下四周,星辰流舞,风贯双袖,体内仿佛也藏着一个小小宇宙。五气滔滔,和体外的狂风一起循环流转,她像是变成了天,变成了地,变成了那茫茫无边的日月星辰…… ****** 陵宫内的呐喊厮杀声渐渐转小,众人不由自主地停顿仰头,惊愕的发现凝望着半空中那寄宿费选的两仪钟。就连帝鸿也收住四下横扫的触角,嗡嗡低吼,蓄势待发。 神钟内光浪吞吐,映照于地,赫然竟是旋转不息的太极图案。四周气浪狂卷,象五色风轮,一圈圈地回旋怒扫,将那剥裂的玄冰铁壁摧枯拉朽似的生生拔起。众人站在下方,头发、衣裳随其风向猎猎鼓卷,头晕目眩。 林雪宜骑在“阿大”头顶,怔怔凝望,脸红如火,不知想到了什么,双手渐渐合拢,捏握成拳,眼角泪光滢然。 蚩尤昂然仰望,又惊又喜,这太极光轮与当日渊底,自己和八郡主合力大战延维、绞断苍梧时的情景何其相似!转头朝女魃望去,见她悬浮于帝鸿下方,双掌贴在鼎壁上,红衣飘舞,双眸空茫,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心中又是一阵悲郁难过。 帝鸿忽然裂嘴狂吼,神鼎急转,女魃周身红光怒放,象是燃起熊熊烈火,广成子、应龙等人的真气亦滔滔直冲鼎中,而后又旋转着吸入帝鸿体内。 帝鸿圆躯如吹气皮球,又蓦地暴增数倍,撑得四壁“格格”裂响,六只触角更暴惩为数十丈长,盘蜷乱卷。 众人大骇,纷纷潮水似的朝陵宫甬道退去。 “轰!轰!轰!”帝鸿陡然一鼓,触角怒舞,铁壁迸裂,数十人被气浪横扫,猛撞壁上,登时血肉模糊,四下大乱,推挤狂奔,惊呼惨叫不绝于耳。 几在同时,两仪钟绚光爆放,急旋怒卷,朝着帝鸿飞撞而去。 帝鸿咆哮声中,六只触角席卷狂飙,四面抄舞,猛地将两仪钟重重缠住,奋力箍绞。 “当!”神钟剧震,光芒炸射,帝鸿六只触足如被雷电劈中,陡然收缩飞扬。两仪钟霞光狂卷,掀舞着巨大的太极气轮,以开天辟地之势,轰然猛撞在帝鸿彤红圆滚的庞躯上。 “嘭!”无数道刺目的霓虹绚光炸射乱舞,众人眼前一花,刺痛酸疼,什么也瞧不见了,只听见帝鸿吃痛狂吼,既而轰隆爆震,刹那之间,整个墓室仿佛全都炸裂崩塌了,气血乱涌,如被惊涛骇浪当胸顶撞抛卷。纷纷破空冲起。 气浪怒爆,金石乱舞,众人惊呼互撞,头破血流。百余人被横飞的混金碎铁呼啸劈中,登时血箭激射,横死当场。 二八神人踉跄倒退,咿呀怪叫,饶是他们木头楞脑,亦被这见所未见的狂暴景象震得目瞪口呆。 蚩尤紧紧抱住晏紫苏,苗刀挥舞,将怒爆射来的碎铁尽皆震飞,凝神仰望,心下大骇。但见那坚不可摧的玄冰铁顶壁赫然已被撞破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圆洞,边沿冰铁焦黑翻卷,白汽缭绕。竟像是被炽热炎火生生烙穿一般。 转头扫望,四壁千疮百孔,竟钉满了无数铁片,嗡嗡摇震。众人摔落遍地,血泊中尽是断肢裂体。混乱惨烈。两仪钟和帝鸿却都已不知去向。 众人惊魂未定,忽然又听“轰隆”一声,上方裂洞绚光鼓舞。爆震不绝,无数碎石铁块如飞瀑似的狂泄而下,重装在地,四炸喷涌。 群雄惊呼退散,蚩尤喝道:“莫让帝鸿逃了!”抢先朝墓道外飞掠冲去,众人如梦初醒,才知帝鸿竟在他们眼皮底下硬生生撞出了一条出路。当下重整士气,随其朝外狂奔。 ****** 艳阳高照,碧空万顷。狭窄的山谷如沟壑绵延。两侧雪山交夹,金光灿灿。 大风怒吼,流石飞舞,接连不断的从背后纵横穿来,猛撞在两边高峭崖壁上,或四炸碎裂,或引发雪崩,轰隆不绝,雪石滚滚冲泻。 帝鸿四翼平张,六足抄点,飞掠极快,女魃、应龙等人已连着那炼神鼎被他收入腹内,惟有当那圆滚滚地兽躯彤光火放时,才能隐约看到那兀自盘旋的铜鼎影子。 拓拔野和纤纤盘坐两仪钟内,五气飞旋,去势如电,紧紧追随其后,转瞬间便已冲出“风吼崖”,沿着旁侧的崔巍雪岭直上青天。 帝鸿方一冲出峡谷,六足立时飞扬横扫,猛然劈砸在峭壁上,“轰”地一声,山崖崩塌,万千巨石兜头狂泻,被两仪钟飞旋撞击,重又破空四射。 拓拔野乘钟冲天而起,高声喝道:“姬远玄,你帝鸿身份天下皆知,四海之大,已无你容身之所,你若还有半点良知,就自缚请罪,以免土族百姓为你所累,枉受刀兵之苦!” 在这万丈高空之上,风势猛烈,太极光轮呼呼怒卷,将他的话语远远传出,千山回荡,声势更为惊人。 帝鸿凌空悬浮,嗡嗡长笑道:“拓拔野,你以为金,火各族真会全心助你,打败寡人么?你想一统五族,平定四海,他们又岂能束手称臣?苟以利合,必以利分,你们志向迥异,纵然暂且结盟,也不过是一盘散沙!我土族百万雄师,秣马厉兵,就是为了等待今日你若不想苍生涂炭,就乖乖的俯首投降……” 纤纤怒极,和拓拔野一起翻身跃出神钟,冷冷道:“‘苟以利合,必以利分’这八字送与你这妖孽才最为恰当。你为一己私欲,逆天意、违民心,神怨人怒,众叛亲离,这些抓呀总能一时为你所驱,也终必土崩瓦解。” 帝鸿高声大笑道:“公主先不必为寡人操心。王母已死,昆仑上下人心浮动,你当长老会真会立你这私生女为圣女?立少昊那酒囊饭桶为白帝么?若我猜得不错,贵族皋涂山貜如,鹿台山凫奚、黄山敏牛等七位将军现在已经起兵举义,征讨你们这二位无德帝、女了!” 纤纤心中一沉,他所说的这些人都是金族边境手握重兵的将军,城主,倘若当真造反,金族势必陷入内乱。最糟的是这七城一旦投敌,东北门户洞开,土族军队便可长驱直入。到了那时,长老会是否会迫于族内压力,逼使自己与少昊退位,可就真难预料了! 思忖间,远处东北群山隆隆连震,接连冲起七道赤红的火光,当空迸炸。 帝鸿嗡嗡长笑道:“说风雨是雨。七城将军俱已投诚,寡人倒要瞧瞧公主还有多少人马可听好令?”光芒闪动,吐出炼神鼎,恢复人形,玄女、应龙等人纷纷从鼎内跃出,遥遥北望,相视大笑。 拓跋野大凛,这厮虽然猖獗嚣张,说得却也不假,金族上下最为畏惧的便是西王母,她既已死,又不知要平起多少波澜! 攘外必先安内,昆仑未定,人心不齐,又当如何讨伐帝鸿?金、火、木三族虽可引以为援,但要想整顿内纲,打败土、水两族,以及那神出鬼没的尸鬼大军,仍是前路漫漫,吉凶叵测。想到这里,心潮更是汹汹难定。 峡谷内杀声隐隐,追兵将至。 乌丝兰玛从袖中取出一个铜瓶,嫣然一笑,柔声道:“拓拔太子,你朝思慕想地流沙仙子便在此瓶之中。素闻你怜香惜玉,一言九鼎,只要你说出我女儿的下落,我便将此瓶送还与你,如何?”

本文由ag亚游国际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树下野狐

上一篇:弹指芳华,参商永隔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