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西折,你却已经不见
分类:文学小说

  我叫林岚,我现在在高中阶段,已经高三,但是就在这个快要高考的阶段,有一个转学生的到来,打乱了我的生活。

“哇塞!这是我活到这么大听过最认真的一节地理课!”很多人在老师还未踏出教室时,就毫不吝啬地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他叫蓝炫,是一个很有小说里男主角气质的名字吧。但是,他的身世,确实就像小说中白马王子那样。他的爸爸是市长,妈妈又是有名的设计师。所以从小就有大家风范。他那俊美的脸是那样的神秘,他薄薄的嘴唇是那样的性感,那修长挺拔的身躯能让多少少女为他而倾倒。家中又是那样的有钱。

“对的!我这个地理上的晚期患者都被救治了!这个知识点以前听了两遍都不懂,自己看了那么多遍也记不住,这个老师一讲我竟然全懂了!而且基本都会背了!”何茗同样激动。她向来不自觉地就在课堂上走神,但今天却感觉才过去了十分钟,竟然就下课了!

  看着他,连我这个一向对美男没兴趣的人,也花痴了起来。“呵呵,不过像我这样容貌和家世都普普通通的人,他恐怕是不会看上我的吧,别自作多情了。”想到这,我不由得苦笑。

“老师你有QQ吗?”更活泼大胆的学生已经开始索要联系方式了。

  我低下头,不再去看那个让我心烦意乱的人。

“有是有,但我平常都不用的,平时太忙了。高三那边最近又要模考,学校还又给我弄了个高二的班,课件都来不及做。”

  就在我正想忘记他的时候,他突然指着我坐的地方“老师,我要坐哪里。”他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刚刚好能让全班人听到。原本吵闹的教室突然变得安静下来了。

虽然没有要到联系方式,但同学还是很高兴地目送老师离开。

  我惊讶的抬头,望着他,指着自己“你……你要坐……坐我旁边?”我说话都结巴了。

“课件来不及做”并不是一句托词,课件里一些视频讲解都是老师自己做的视频自己录的音,根本不像有些老师图省事直接在网上下载。还有什么谷歌地图,都是大家从未在课上接触过的东西。

  他非常有风度的冲我微笑了一下,并点了点头。

总之,这是何茗从小到大见到过的唯一一个被全班都喜欢的老师。

  这时,全班的女生都往我这里看,眼神中包含着嫉妒,羡慕,甚至还有仇恨。我的心一下就苦了“我只是想平平淡淡的过好我的高中生活而已,为什么老天就不如我所愿呢?”我正想着,他已经向我走了过来,坐到了我旁边。

【7】

  自己喜欢的人坐到自己的旁边,我难免会有一点小小的激动。不过一想到人家可能只是喜欢这个位置而已。激动的心情就平静了下来,只不过心里有些苦涩而已。

然而,所有人在地理课结束后都绽放出或多或少的笑容,只有一个人始终面无表情地保持沉默。

  接下来的日子,几乎被全班的女生都把我当成了公敌。我这几天真的是叫苦不送啊,我怎么就摊上这事了呢?

其实,在课上,老师强调“实物景观图”的重要性时,大家都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也只有一个人始终没有抬过头。

高一:回忆走远

就像是一个透明的存在。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也没有人来问过她一句话。

【8】

令人异常惊喜的是,第二天下起了大雪。

何茗将长发散开,漫步于雪中。虽然有些冷,但很享受这种慵懒的感觉。

“雪花微凉,亭兰远望。情丝柔肠,静立卿旁。眼波微转,兀自成霜。”在文艺气息的笼罩下,何茗缓缓吟出几句诗。

“还微凉?老娘都要被冻死了,你还在这里装文艺。”顾筱玥立刻将何茗从平台拖到了走廊上。

“哦,你不喜欢文艺的啊,那我换个风格。”何茗将手从自己脸前拂过,示意“变脸”,“我想和你从白天走到黑夜,从黑发走到银丝,从这条路走到你的心里,然后就一直在那里冬眠好了。”眼神里尽是装出来的含情脉脉。

顾筱玥翻了个白眼,随即何茗也笑了。

平台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一些童心未泯的男孩子聚在那里“滑冰”玩,女生倒是很少见。

“你要是个男生,估计其他男生都没有活路了。照你这情话信手拈来,谁还找得到女朋友?女生全跑来迷你了。”顾筱玥忍不住吐槽。

“哎呀,过奖过奖,谁让我是情感大师呢?”何茗拢起台子上的积雪,在手里揉成一个冰球。

“那情感大师,你来解决解决我的情感问题吧。”一副无奈之相,嘴角下拉。

“你怎么了?”何茗严肃起来,有点惊讶。

“唉,追我的人太多了,很苦恼,哈哈哈哈哈哈!”顾筱玥看成功被自己骗到的何茗难得严肃起来的样子,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苦恼啊?”何茗在短暂的呆愣后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将手中的冰球放下,用已经冰冷得毫无知觉的手迅速覆上顾筱玥的脸颊,“这样就不苦恼了!”

教室里,某个女生听到教室外传来的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后,厌恶地皱了皱眉。

“哎,洛洺怎么没出来玩?上进了?在教室自习呢?”

“你真是想多了,她趴桌上睡觉呢。”

【9】

何茗一直认为,自己的身体里存在着两个自我。

一个自己,疯闹,不正经,每天都笑得很夸张。

那个自己会在当堂默写前“热心地”向周围同学传授打小抄不被发现的秘诀,会在万圣节时在大白兔奶糖的包装纸里塞一截粉笔,然后散发给众人,会模仿各种老师奇怪的口音,让大家笑趴在桌子上。

很多人都喜欢用“洒脱”一词来评价这样的自己,也有很多人说羡慕这样的自己。

另一个自己呢,愁肠百转,心里被塞满了小心思,整天处在纠结之中。

而且,她也很羡慕那个洒脱的自己。

现在,一个自己在走廊上和顾筱玥打打闹闹,笑声贯彻整条走廊。另一个自己却在想,这些天下雪,都不会有夕阳了。

也许是上天注定要“冰封夕阳”,来封住她的小心思。

自己真是人格分裂啊!

【10】

午休时间。

何茗正在写随笔记录雪花的盛美,自然不想睡觉。

而洛洺则是因为上午的课间睡够了,此刻正在写令人作呕的数学作业。

文字写得异常顺畅的何茗突然听到一声抽泣,随后又悄无声息。不由的感叹自己幻听:“我靠,刚刚听到一声抽泣,还以为是谁哭了。最近幻听越来越严重了。”然后就头也没抬地继续往下写。

平常会接话下去的洛洺却出乎意料没有应声,何茗忍不住奇怪地望了她一眼。

“那个……真有人哭了……”同时用眼神偷偷示意右后方。

隔壁桌的一个女生缩在后桌旁边的过道上,双眼通红。

难道是和同桌闹矛盾了?不应该啊,她们平时感情不是挺好的么?而且……她同桌的脸上此刻也挂着一丝尴尬与无奈。

正当何茗百思不得其解时,旁边的女生转过头对着哭泣的女生冷冷地说:“真的无法理解你们这些人的思维。”

清冷却又浑厚的特别的嗓音。全班都能听到的音量。

然后,贺芷收了收铺满桌面的作业,趴下睡觉,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哭泣的女生夺门而出,她的后桌追了出去。

只留下满腹疑问却又不敢问的众人,最后也只好选择继续睡觉。

与此同时,最目瞪口呆的是何茗。

她就坐在贺芷旁边,竟然连发生了什么都全然不知。更让她不解的是,贺芷说话的语气完全不是自己印象中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

NO.5 真相

【1】

据何茗事后了解,得知真相是这样的。

隔壁桌的女生因为生病,忍不住咳嗽,而吵到了贺芷。贺芷拿笔尖指着她,警告她不要吵了。但毕竟咳嗽这种事怎么可能说忍就忍得住?在女生又咳了几声后,贺芷直接用刀指着她。女生因为害怕躲到了后面,哭得梨花带雨。然后就是贺芷说的那句全班都听到的话:“真的无法理解你们这些人的思维。”

全班表示,大家也无法理解她的思维。

何茗刚开始听到这个版本是不信的,因为听起来像是一年级小朋友之间发生的矛盾。

“好莫名其妙啊。”何茗朝两个闺蜜感叹。

因为是逃体育课来的小树林,所以不用担心谈论的内容会被别人听见。尤其是被贺芷听见。

“其实有预兆啊。你们难道一直不觉得她怪怪的么?”洛洺随地捡起一根稍长的树枝,拨弄着地上的落叶杂草。

“是觉得怪怪的,但是因为她以前是我舍友,人挺好的,就没多想。”

顾筱玥接话:“从一开始的转班,再到后来拿刀指着同学。这中间几天,她有跟同学说过一句话么?平时上课她头也不抬,包括地理老师的课,她也不抬头,全程低头自学,不奇怪么?”

“啊,这么说我又想起来了!她的短发永远乱糟糟的,从来没梳理过,那天我发现她有好多白头发!特别可怕!”洛洺激动起来。

“细想起来,好几次我想出去,但因为她的座位占了过道,我不好走,让她往前去点她也从来不理我,我一直以为她沉迷学习没听到。所以后来我都走洛洺身后过去,艰难地绕一圈才能出去。”何茗顿了顿,“还有,她刚来,有些文科教材都没有。她也从来不问别人要书合着看,每次我发现了都把书借给她,她也没说过谢谢什么的。”

“是不是理科竞赛班的同学都受不了她了,才让她转文的?我听说是前段时间运动会上,她班主任和她谈话后,她才转来学文的。你要知道,竞赛班那个班主任对待成绩方面可是出了名的杀人不见血。”

“难道是竞赛班压力太大,她才变成这样的?可我好几个朋友也在那个班,都没事啊。”

何茗始终无法将这个贺芷与自己军训时认识的那个贺芷重叠起来。究竟是什么让她变成了这样?

贺芷平常都坐在教室里,从来不和人交流,但中午、晚上她都会和原来班上的一个女生一起吃饭。那个女生,何茗刚好认识。

想要弄清楚事情真相,只能先从她身边人下手了。

【2】

“贺芷?挺正常的呀。”

“拿刀指着别人?不会吧?可能刚去文科班,在赶进度,压力有点大?”

可见,身边人根本不知道什么重要讯息嘛!

“哦,不过有一点……”女生顿了顿,看着何茗瞬间发光的双眼继续道,“她很喜欢看书你知道吧?”

“对对对!她每天就坐在座位上,一天都不动,作业写完就看书,看的全都是那些正经书,科幻啊散文集啊之类的。两天就能又换一本,堪比我看小说的速度。”何茗预感要得到什么重大消息了,激动起来。

这确实是她一直很好奇的一点,看书那么久,连抬头休息一下都没有。她看小说都做不到这样。

“你知道海子吧?卧轨自杀那个。就是看完书就有些人格分裂,可能是代入感比较强。她应该就是这种情况。”

“这样啊?”显然这样的答案并不能解释一切。

“嗯,你们真的不用太害怕她的,她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前两天她还跟我说,想要当天文学家呢。”

天文学家?

真的是毫无头绪啊。

【3】

自从出了“拿刀指着同学”这件事后,大家对贺芷的态度都从无视变成了恐惧。路过她身旁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得罪了她。

何茗见过有女生不小心打落了贺芷桌上的笔,立刻惊慌失措地捡起来,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早晨的跑操,每个班四路纵队,第二排却只有何茗、洛洺、贺芷。以为再没有人敢站在贺芷身边,所以10班的队伍硬生生变成了三路纵队。

对事情有所了解的班主任也只能站在队伍前面一脸尴尬。

每周换一次座位,但贺芷的座位是不动的。所有第一排的同学都在计算着自己什么时候会坐到她旁边。又胆小者甚至去找老师要求换座位。

而贺芷似乎和每个靠着她坐的人关系都处不好,原因都只有一个:对方打扰到自己。

其实,何茗对此蛮惊讶的。

作为一个话痨,当初贺芷刚来时,自己就无时无刻不在制造噪音,可她却一次都没有冲自己发过火。反而因为那边女生咳嗽而动怒。

何茗总觉得她大概是把所有的怒气都宣泄到那个女生身上了,自己心里也有些小愧疚。

本文由ag亚游国际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晚年西折,你却已经不见

上一篇:在线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